關於部落格
  • 69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UL][諾伊x希拉莉] 忠誠

 
*現代架空paro
 
 
大門在希拉莉背後關上。坐在桌前的面試官朝她一笑。
 
希拉莉略為緊張地抱緊了胸前的資料,經過層層關卡終於來到面試的最後一關,她說什麼也一定要拿到這份工作。全國首屈一指的大公司--卡爾杜斯總經理特別助理。為了這次的職缺,希拉莉準備了三種不同長度的自我介紹--一分半、三分鐘、五分鐘,還各自有中英文版本,想好了從「你早餐吃什麼?」到「如果你被松鼠咬到要怎麼辦?」各種古怪問題的應對,也帶來了一份排版精美字斟句酌的個人經歷。然而,面對眼前這人的微笑,希拉莉竟感到一時腦中空白。
 
面試官是個女人,有著及腰的銀白色長髮,穿著相襯的白色西裝外套與藍襯衫,或許因為過於蒼白,某些角度看起來竟不像真實的人類。
 
「希拉莉,是嗎?」
 
希拉莉趕緊點點頭:「是的。」
 
「我是諾伊庫洛姆。請坐。」
 
這就是諾伊庫洛姆大人哪。希拉莉僵硬地坐下,將手裡的資料放在桌子上。和如此權傾一時的人物面對面,她無法不感到壓力。
 
「我不在乎你的動機,也不在乎目的。能夠來到這一關,每個人都很優秀——」諾伊庫洛姆優雅地交疊著戴著白色手套的手。「但是這個空缺已經很久了,我始終找不到合適的特別助理,曉得為什麼嗎?」
 
希拉莉沒有回答。
 
「我要求絕對的忠誠。」諾伊庫洛姆說。希拉莉注意到她拿著一根拐杖。「你能夠勝任嗎?」
 
儘管諾伊庫洛姆的身高目測還不到160公分,散發出來的氣焰卻遠遠超過於此。她微微俯身向前,隔著桌子,以指尖挑起希拉莉的下巴。
 
「很好,不要動。」
 
諾伊庫洛姆不僅頭髮是白色,連長長的睫毛也是白色的,脖子上戴著深藍色的領結。
 
「如果你是我的特別助理,而我希望你穿上黑色的荷葉邊制服,你會穿嗎?」
 
「⋯⋯是的,大人。」
 
「如果我要求你開始做肌力訓練,以便能夠三個月後能夠輕鬆揮舞大鉈刀,你會去做嗎?」
 
「是的,大人。」
 
「如果我要吻你,你會反抗嗎?」
 
乍聞這句話,希拉莉的瞳孔不自覺地放大了。「大人——」
 
偌大的辦公室裡沒有別人。諾伊庫洛姆爬上了桌子,雙膝跪在純白色的桌巾上,而手仍捧著希拉莉的下巴。她穿著靛藍短裙、黑色絲襪、與白色的長筒靴,大腿若隱若現。
 
諾伊庫洛姆的眼珠是澄黃色的。
 
「我將全心全意追隨您。」希拉莉闔上眼。
 
然而諾伊庫洛姆什麼也沒做。當希拉莉重新睜開眼,總經理大人已經回到了桌子的另一頭,正襟危坐。
 
「你將在下週以前得知是否被錄取。祝你好運,希拉莉。再會。」
 
聽到自己的名字,希拉莉似乎竟然有些臉頰發熱。她趕緊收拾好東西,三步併作兩步,火速走出辦公室。
 
X                       X                        X
 
卡爾杜斯是家神秘的公司。總經理諾伊庫洛姆大人幾乎不曾在鎂光燈下親自出現,出現的總是助理代言人。三個月前,網路上出現了徵求卡爾杜斯總經理特別助理的公告,資格不限,也因此吸引了雪片般飛來的履歷。然而希拉莉在第一關的面試時就注意到了,所有雀屏中選的候選人,都是年輕女孩。
 
打開電子郵件,看到「恭喜錄取」等樣板字眼時,希拉莉心中的恐懼已壓過了期待。然而現實層面的考量逼使她仍然前去報到。這是她所有應徵的工作裡面待遇最佳,公司最大,也是福利最好的。更重要的是,也是唯一錄取她的工作。至於影響力非凡的卡爾杜斯是否做出了什麼,這就無從追溯了。
 
希拉莉得到了自己的一間辦公室,就在諾伊庫洛姆的旁邊,有門可以直通。諾伊庫洛姆從不寫電郵給她,從來都是直接走過來,丟下一句命令,而又翩然離開。諾伊庫洛姆不允許她任意布置,因此整間辦公室瀰漫著純白,恰如她的主人。
 
希拉莉感到自己正在接受某種馴化,不僅僅是荷葉邊制服、長筒靴或是大鉈刀,她的一舉一動都受到諾伊庫洛姆的控制。準時打卡、責任制下班;中午半小時休息,不許外食,一律由卡爾杜斯提供,就在辦公室解決;沒有下班不許離開半步。時常希拉莉一整天除了廁所與辦公室,哪裡也沒去;除了諾伊庫洛姆,誰也沒見到。
 
一切只因,「我要求絕對的忠誠。」
 
X                       X                        X
 
諾伊庫洛姆看著電腦螢幕,全身黑色的希拉莉在白色的辦公室裡無可循形。這是她第一次用如此奇特的方式培養特助,而她也希望這樣能真正達到成效。
 
她此刻看著她彷如天使俯看人間,但諾伊庫洛姆是惡魔。
 
黑山羊,這幾年來她在這行裡闖出的名號。她被形容為最是冷血無情的,因她相信情感只會帶來自我毀滅。
 
希拉莉還只是剛脫離學校的單純少女。諾伊庫洛姆有時會有一絲不安與罪惡感,但稍縱即逝。
 
「這是一場交易,我給她一切我能給的,而她給我忠誠。」
 
 
諾伊庫洛姆打開通往希拉莉辦公室的暗門,直直走到希拉莉前面。
 
「希拉莉,今晚加班,到我的辦公室來見我。」
 
一如以往,只丟下一句話,便打算離開了。然而身後傳來了聲音:「大人。」
 
「怎麼了?」原本打算發火的,諾伊庫洛姆卻發現自己的聲音異常輕柔。
 
「我--」希拉莉的聲音破空劃過,立刻歸於沉寂。
 
諾伊庫洛姆轉身走回希拉莉身邊,伸出白手套,用一種愛憐的方式撫摸過希拉莉的臉頰。
 
「我會使你滿足的。」諾伊庫洛姆朝她耳語。
 
「是的,大人。」
 
「聽著,希拉莉,你是我的特別助理,我是你的上司,但你是我非常重要的人。我不能缺少你的協助。」
 
「是的,大人。」
 
諾伊庫洛姆回到自己的辦公室。等待夜晚降臨時,她卻留意到自己異常容易分心。或許某些不該被開啟的東西還是開啟了。
 
她想起面試時未竟的那個吻。諾伊庫洛姆對每個求職者都用這招,獨獨在希拉莉身上,她吻不下去。她摘取每一朵鮮花的芬芳,卻留下一株含苞待放。她不否認最後錄取希拉莉的原因正是這番。她不需要情感,更鄙視欲望。但她用情欲包藏的網捕住希拉莉,現在勢必得小心自己不能同樣陷入。
 
她不會的。
 
X                       X                        X
 
希拉莉不曉得該怎麼辦。她懷疑自己的上司是個蕾絲邊,而她肯定自己渴望上司的愛撫。諾伊庫洛姆把她改造得很徹底,在心靈層面。
 
「你可以逃走。」一個聲音在她心裡說著。但是這不可能,這裡沒有窗子,唯一出去的門就通往諾伊庫洛姆的辦公室。
 
她該攢了夠多的金錢,夠能讓她逃出國隱姓埋名。但卡爾杜斯絕不是省油的燈。
 
牆上的時鐘指針跳了一下,正指向六點整。希拉莉站起身。
 
今天那扇門似乎異常沉重。希拉莉走了進去,除了自己新鮮的肉體,什麼也沒帶。夜的網罩住了她。
 
 
 
「我只是要做一下調整,並不是要反抗。」
 
「需要肉體的調整嗎?那就由我來當妳的對手吧。」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