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69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Unlight睡姿企劃-傑多

 
或許是今天有些炎熱,傑多不自覺的踢掉了身上的被子,仰臥著像個大字形,暖暖的陽光曬著傑多的胸腹,棉被則是可憐的縮成一團在他腳邊。當阿貝爾進來房間叫醒傑多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的景象。

「小鬼,起床啦!」阿貝爾精神地喊著。本來想要直接扯掉傑多的被子,平常這樣做,傑多一定會立刻跳起來(至於被子會不會再被傑多搶回去又是另一回事了)。但是現在既然被子都已經被他自己給踢掉,這招就沒用了。

「咕唔......」傑多發出模糊的應聲,顯然是聽到了,但是還沒醒。「你這小鬼還真能睡耶,都幾點了你知不知道?」阿貝爾看著床頭櫃上的鬧鐘,上面指著十點四十五分。「你叫誰小鬼啦!大叔。」傑多終於坐了起來,但是又揉眼又是打哈欠的,一臉就寫著「我還想睡」。

「你昨天是熬夜嗎?怎麼看起來那麼累?」阿貝爾戲謔的笑著。傑多爬下床,走到衣櫃旁邊,說:「小孩子本來就應該多睡覺。」「你再怎麼睡下去,也不會長高的啦!」阿貝爾哈哈一笑。傑多沒有說話,只是對著穿衣鏡抓了抓頭,想著該怎麼樣才能讓後面那一撮頭髮比較不翹。「你最好趕快出來外面吃你的『早餐』,大小姐好像有事要找你。」阿貝爾離開房間之前這麼說著。

傑多打開衣櫃抽屜,拿出了一般外出服,把充當睡衣的T-shirt和短褲換下。他摸了摸肚子,的確覺得滿餓的。「仔細想想,自己還真的是又愛吃又愛睡。」傑多自嘲地笑了笑。

大小姐說有事要找他,原來是他的R1卡片完工了。阿貝爾看起來比傑多還要興奮,一直說:「嘿,小鬼,記得看看記憶裡有沒有我!」大小姐笑咪咪的把卡片遞給他,說:「這樣以後傑多就可以骰兩次骰子,把拼人品這件事情發揮到極限了!YO!」

傑多低頭看著卡片,卡面上的自己應該是在雪地裡,裹著一條褐色的薄被單,蜷縮成一團,光用看的就覺得很冷。再看旁邊似乎是牆角,身上還隱約有老鼠的樣子。雖然早就知道自己生前是所謂的貧民窟之王,但是這副樣子還是讓傑多有些錯愕。

「怪不得已經恢復記憶的人都說,這其實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傑多想著。他拿著卡片,閉上眼,感受著裡面蘊藏的力量與記憶一點一點的流入他的身體裡。恍惚間,傑多好像又回到了生前的那個世界,不僅僅看得到影像,連觸覺和聽覺都有。他清楚的感覺到雪地裡的寒冷,身體不由自主地一直發顫。他曾經遭受過的虐待、欺凌,一幕幕如跑馬燈重現在眼前。他終於了解,為什麼卡片裡的自己看起來是那麼的無助又害怕。

當記憶恢復的程序完成以後,傑多真是大大鬆了口氣。他覺得自己好像是死了一次,又活了回來。他睜開雙眼,看到大小姐和阿貝爾一臉擔憂地望著他。「還好嗎?傑多?」大小姐問著:「你的情況好像比別人嚴重呢!」傑多吁道:「我、我沒事。」阿貝爾說:「真的嗎?我看你在冒冷汗。」傑多搖搖手,否認著:「習慣一下就好了。對了,我的記憶裡沒有你耶,大叔。」阿貝爾燦爛的笑著:「你沒事就好。無所謂的,反正聽說我的R1裡面也沒有你,哈哈!」

告別了大小姐和阿貝爾,傑多回到自己的房間。一關上房門,他就忍不住腿軟,整個人癱在了地上。他並不是想逞強,只是他沒有辦法平靜地述說這一切,至少現在不行。傑多掙扎著走到床邊,摸著潔白的羽絨被,暖暖的,軟軟的。在星幽界的一切都太高級了,難怪自己會看似又愛吃又愛睡,其實是為了彌補生前從來沒有真正吃飽穿暖過的遺憾吧。

傑多試著把這些情緒擱下,跟著隊友到野外打了幾隻魔物試試新招,專注在戰鬥時,自然就不會想太多了。但是一到夜晚,當他洗好澡,換上慣常的T-shirt和運動短褲,準備就寢時,那令他不快的記憶又縈繞回腦海中了。

傑多爬上床,蓋好被子仰臥著,盯著蒼白的天花板,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無法闔眼。他好害怕,只要眼前一陷入黑暗,記憶又會自動浮現。「好冷......」傑多想著。但是這只是他的錯覺。他到沙發上拿了一個抱枕,再躺回床上。有東西抱著,好像真的會比較有安全感。

最終,傑多還是不敵睡神侵擾,疲憊的睡著了。他環抱著方形抱枕,雙膝上屈,側躺在床上,宛若嬰兒在母體內蜷曲的姿態,乍看之下,竟然與R1卡片有幾分相似。但是如果湊近一看,可以發現傑多的嘴角微微帶著笑意,那是心滿意足時才會有的微笑。在夢裡他還是一樣在那個雪地裡,不同的是,他感覺那雪地是柔軟的,身上的被子是又厚又暖的。現實中的溫暖,終究敵過了擾人的幻覺。

經過一夜安睡,清晨時的傑多又恢復了大字型睡姿,抱枕已經被踢到了床下,棉被還有一半掛在床的側邊。

只要睡醒,又是嶄新的一天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