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69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義茜鬼傳說


她渾渾噩噩地被驚醒了。做這種夢突然醒過來算是很正常的事吧。她翻身下床,打算到洗手間盥洗。睜開惺忪的睡眼,一瞪鏡子,卻看到夢裏那雙紅眼就切切實實地在鏡中回瞪著她!就在她的背後,隔著鏡子的倒影,正與她四目交接。她感到背脊一陣發涼,頭重腳輕,驚恐無比地暈眩了過去。

她終於醒了。

一隻叫做米恩絲的精靈義茜臉色蒼白地在床上醒來,冷汗浸溼了床單。米恩絲抬頭看了看,現在顯然還是半夜,窗外一片墨黑,什麼也看不到。萬籟俱寂,她只聽得到床頭的時鐘滴答,與自己心臟發了瘋似的狂跳聲。

她走到寵物玩伴床的旁邊,抱起她的多吸盤機械。雖然金屬是冰冷的,但仍讓她覺得稍微安慰了一些。她後悔了,當初真的不應該為了好玩,就決定要住在鬼怪森林的。偏偏又沒有辦法搬家了。米恩絲抹了抹額上的冷汗,試著回想剛才的夢境。好像有一雙很大的紅色眼睛,還有像她自己一樣的小角......她深呼吸了幾口,試著把剛才那種壓迫感甩掉。雙手仍緊抱著她的寵物玩伴,倒頭入睡。謝天謝地,這次那隻恐怖的鬼義茜沒有出現在她的夢中。

米恩絲在一片如茵的草地上,四周繁花似錦,鳥囀蟲唧,陽光灑落在她的每一寸毛皮上,她覺得非常舒暢。「你好。」一隻草莓義茜走來和她打招呼。哇!她從來沒看過草莓寵物耶!「哈囉,我叫米恩絲。」米恩絲回禮,「那你叫什麼呢?」對方並沒有回答,反而拿出了一顆草莓。「吃吧!」草莓寵物可以隨時變出草莓請別人吃嗎?這麼神奇?不過米恩絲沒有想太多,說了聲謝謝,就接過來了。

那顆草莓鮮紅欲滴,渾圓可愛,米恩絲直看得垂涎三尺,好像很久沒吃草莓了!咬下去的那一瞬間,米恩絲卻覺得不大對勁。這顆草莓居然鹹鹹的,感覺像是......「啊啊啊----」米恩絲渾身發顫指著草莓義茜,他的上肢缺了一個洞。「怎麼樣,好吃嗎?」草莓義茜咧嘴笑了,綠色的眼睛開始變化,鮮紅的毛皮也逐漸褪色,在黑暗中淡去,只留一抹灰綠色的影。米恩絲嚇呆了,只能發出「呃、呃」像是快窒息的聲音。已經完全轉為紅色的瞳孔,像是放大了幾百倍一樣貼近她的面前,她再次感受到那種壓迫、恐懼,一股血腥味自她的喉底竄出......

「天亮囉,大懶蟲!」席拉用她的腳掌拍拍在床上蜷縮成一團的妹妹米恩絲。米恩絲困難地睜開眼,還沒有完全從噩夢中清醒。「唔......幾點了?」「早就日上三竿囉!快呀!我們不是說好今天要一起去廢棄遊樂場玩的嗎?」席拉毫不客氣地把米恩絲一把拉起,「動作快,我等不及了!」那些認為稀兔很溫馴的傢伙,真該來看看席拉的樣子。米恩絲在心裡咕噥著。

米恩絲無論如何也不願意在姊姊面前示弱,為了表示自己一點也不害怕,她自告奮勇走在前面。「走在後面才是真正可怕呢,因為你看得到前面,卻看不到後面。」席拉故意嘲笑著。想當然,米恩絲立刻改變主意,讓席拉先走。

兩姊妹在廢棄遊樂場裡頭晃了半圈,席拉決定在擊落椰子果消磨時光,米恩絲沒什麼興趣,只坐在旁邊發愣。「喂!」有人拍了拍米恩絲的肩膀。「咦?哇啊~~~」米恩絲嚇得跳了起來。「幹嘛啊?白痴喔!」席拉咒罵著,順手捶著米恩絲,「害我都打歪了啦!」「姊,你有沒有看到......一隻鬼義茜?」米恩絲心有餘悸地斜眼瞟著後方。「哪有什麼鬼啊?只有你這個搗蛋鬼。」席拉吐吐舌,繼續掏出尼奧點數,瘋狂地拿石頭往椰子果投擲。

可能真的是看錯了,畢竟晚上做太多惡夢了。米恩絲想著。然而當兩人踏上返家的路途時,米恩絲又覺得有人在拍她的肩膀了。那隻不斷在夢魘中騷擾她的鬼義茜,現在就不折不扣地站在她面前,露出了和夢裏一樣的獰笑。「姊......姊,真的有鬼啊!」米恩絲顧不得自尊,嚇得如觸電般躍起,攀在席拉的背後,用顫抖的蹄子指著前方。「你到底是哪隻眼抽筋了!」席拉不耐煩地說,「別一直嚇人好不好?」

為什麼......?明明就在那裡啊?那紅得像新採的草莓的鮮紅的眼。「不要、不要,」米恩絲受不了了,她立刻拔腿狂奔,以最快的速度往她認為是家的方向跑去。一定要把祂甩掉......米恩絲跑得上氣不接下氣,席拉在後面大聲地叫著她,但是她完全不敢慢下來。她驚惶地往後匆匆一瞥,沒看到鬼義茜的影子,她稍稍放下了心。

當米恩絲累癱在家門口,她卻看到鬼義茜就擋在大門前面,居高臨下,睥睨著她。米恩絲幾乎徹底絕望了。她用僅存的力氣掙扎地爬起,「不要纏著我,拜託......」鬼義茜只是勾起了一抹詭譎的笑。雖然不發一語,但光是那冷若殭屍的眼神就能嚇死人。米恩絲有一股非常、非常、非常不好的預感。她不知道打從哪裡鼓起勇氣,閉上眼睛,直接往大門衝去。

她居然穿透過鬼義茜了。

鬼義茜好像十分意外,一時愣在原地。不過祂很快地恢復鎮定。「時間快到了嘛,嘻嘻。」鬼怪森林的夜晚來得特別快,夕陽已經在大腦樹後方緩緩沉落。

米恩絲半捂著臉,橫衝直撞地進了自己的房間,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自己埋在被窩裡,試圖忘掉一切。不知道過了多久,米恩絲情緒稍微平復了一點,她抬起頭來,打量著四周。「多多?」該不會她的多吸盤機械也慘遭毒手了吧......

想到多吸盤機械本來就是一種喜歡到處亂爬的寵物玩伴,米恩絲也暫時放寬了心,隨手從書架上拿了一本「海盜聊聊天」,蜷在床上,便讀了起來。米恩絲正讀到「達龍幣與走私者山洞」時,房門外突然傳來敲門聲。「叩!叩!」「席...拉?」米恩絲不太確定地發問,平常她姊姊都是直接闖進來,連招呼都偶爾打一聲。「叩!叩!叩!」敲門聲越來越急了,到後來甚至像在拍門一樣,一次又一次重重地敲在門板上,好像整間屋子都在隨之震撼。「別鬧了,席拉。」米恩絲試著用輕鬆的口吻說,但事實上她早已嚇得在床上縮成一團,渾身發顫。

「我是隻精靈義茜,」米恩絲慌張地想著,「所以,我應該可以從窗戶飛出去逃跑才對。」她望著漆黑的窗外,這個念頭給了她一絲絲的希望,但是翅膀卻好像凝固了一樣,動也不能動。別說要飛,就連抬起一隻手,她都覺得困難。駭人的敲門聲仍然持續不斷,米恩絲腦中只是一片慌亂。她絕對分得出來稀兔的腳掌和義茜的蹄子敲在門上的聲音有什麼不一樣,而這個聲音......

儘管她害怕到了極點,牙齒不斷地打顫,但她還是很慢、很慢地移動下床,往門口走去。那扇門瘋狂地顫動著,好像下一秒門栓就要抵擋不住而散開。米恩絲心臟劇烈地隨著拍門的節奏跳動。她深吸一口氣,趴在冰冷的地板上,從門縫向外瞧。

一開始,除了走廊地板,她什麼也沒看到。但是幾秒鐘之後,她卻看到了兩支金黃色的小角。小角下面,是一對血紅的眼,也在門縫下看著她。

米恩絲嚇得連滾帶爬地離開,連尖叫的勇氣也沒有了。她跌坐在床角,全身癱軟。「嘻嘻,」門外傳來不懷好意的笑聲,「米恩絲,讓我進去。」「你想做什麼。」米恩絲的喉嚨乾涸得像失落的沙漠,說出來的話幾乎連她自己都要聽不見。出乎她的意料,門外的不速之客居然回答了:「開門讓我進去,或著永遠關在這裡,你有兩個選擇。」那聲音邪惡地笑著。

噢!席拉!米恩絲在心裡叫著。她真寧可這是席拉的惡作劇,就算會被嘲笑六個月她也甘願。不知道席拉怎麼樣了,她就這樣把姊姊拋下跑回家......嗯.....等等,回家?米恩絲想起她進來的時候,似乎是......直接衝進來?那她為什麼不如法炮製逃走呢?

慢著,她好像不記得自己有用手開過任何一扇門,難道大門本來是開的囉?米恩絲的心中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悚懼,她扶著床板,顫巍巍地站起,在玻璃窗上看到自己的倒影。看起來和平常並沒有什麼不一樣,紫色的鬃毛,樹葉狀的精靈翅膀。唯一的差別只是非常、非常的驚惶而憔悴。

毫無預警地,那敲門聲嘎然而停了。只留下一片死寂。米恩絲只覺耳膜一陣清明,從來不曾覺得這麼安靜過。她喘了幾口氣,走向房門。伸出手前,她卻遲疑了。她期待看到什麼呢?也許只是席拉帶著一隻絨毛玩具在捉弄她,現在正憋笑到快剎氣了呢。

米恩絲試著轉動門把,手卻只像是摸到了空氣。她碰不到門把。米恩絲恍遭電擊一般,呆愣在原地好久,兩行清淚從眼眶裡滑出。許久以後,她眨了眨眼,把臉一抹,再開一次門。這次門開了。

鬼義茜就站在門外,掛著全世界最燦爛最甜美最可親的笑容。雖然這樣形容鬼寵物似乎很奇怪,但米恩絲就是這種感覺。「謝謝你,終於幫我開門了。」鬼義茜輕鬆地說著,口氣自然得活像和米恩絲是交往了十年的好朋友。「到底是怎麼回事?」米恩絲心想,努力整理著思緒。「也許這是某個古怪的詛咒,我恰好破解了。」

鬼義茜在米恩絲的房間裡探頭探腦,非常感興趣的樣子。祂笑了笑,說:「啊!上次你的東西還沒還我。」米恩絲還來不及開口,胃裡便一陣翻攪,嘔出一粒完整如初的鮮紅草莓,神奇地懸在半空。鬼義茜將草莓若無其事地塞回殘缺的上臂,笑吟吟地說:「這樣可就物歸原主了,是吧?」

米恩絲好奇地打量著對方。那顆草莓迅速地融入鬼義茜的皮肉裡,看不出半點痕跡。一抹紫色以著火的速度吞噬了鬼義茜的全身,一直到她的蹄子,小角,與背上的一雙翅膀。「原來你也......」米恩絲話還沒說完,她看到精靈義茜的臉抬了起來,正好與她四目相接。她的好奇變成了不安,她的放心變成了無與倫比的恐懼。

「啊!」米恩絲以超高分貝尖叫著,難得能叫得出來,卻絲毫消除不了她內心的恐懼。她的嘴張得老大,結結巴巴地想說話,卻只能吐出幾個毫無意義的單詞。她看到她自己就站在她的面前!不是鏡子,不是倒影,而是實實在在,嗅得著摸得到,還用和她自己一模一樣的聲調在講話。那她自己又變成什麼樣子了呢?

「席拉!」米恩絲隨著從前的鬼義茜的目光看去,她的稀兔姊姊就站在房門口。「米恩絲,你看,我賺了這袋np。」席拉毫不費力地穿過米恩絲,好像她根本不存在,對著那個長得和米恩絲一模一樣的義茜說話。「好極了,我們快去買東西吃吧!我快餓扁了!」精靈義茜咯咯笑著,就連笑聲都和米恩絲一模一樣。

看著義茜與稀兔理所當然地並肩離去的背影,米恩絲覺得她的世界徹底被摧毀了,就這樣瞬間崩解,連斷井殘垣也不剩下。米恩絲幽幽地飄進浴室,鏡子裡的鬼義茜對著她咧嘴而笑。「哈哈哈......」米恩絲瘋狂笑著,穿出牆壁,在鬼怪森林深處失去了蹤影。多吸盤機械還在天花板上無語地懸掛著,等著牠的主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