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69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因果・命運・撲克牌〉Unlight傑多生日企劃

 
「換你了。」看到傑多一直沒行動,對方出聲提醒著。
正在和傑多玩牌的是個褐髮的男子,身上穿著咖啡色西裝,臉頰上有個還算顯眼的十字刺青,臉上掛著一個淡淡的微笑,看似人畜無害,但是很難讓人分辨出他究竟是真的開心,或著只是訓練太好。如果說撲克臉是面無表情,這在他身上肯定不適用。

傑多伸手抽了一張,不意外地看到,沒有一張自己的手牌能和現在這張湊成一對。
「他到底是用了什麼手法調動牌的位置?」傑多盯著梅倫的手好一陣子了,卻什麼結論都沒有。

傑 多和梅倫,兩個人,已經在牌桌前坐了半個下午了。至於為什麼會這樣,說來話長。原本有七八個人在一起玩抽鬼牌,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其他人都很快就脫出了戰 場,只剩他和梅倫,手上都還是滿滿的牌。至於某位愛好賭博的黑道分子,因為瞧不起抽鬼牌這種孩子氣的遊戲,打從一開始就不在戰局中。

梅倫掌握了整個牌局的走向。可惜傑多太晚才發現到這點,結果就演變成他和梅倫沒完沒了的在互抽對方的牌,而總是沒人抽到對的那一張。一開始傑多還覺得頗有挑戰性,但是交手幾回合以後,就變成了無限的重複、重複、還是重複......


「梅倫,我說......」傑多目光完全沒有移動,牢牢看著對面的人:「我們到底要玩到什麼時候?」
「哦?想認輸了嗎?」梅倫哈哈輕笑,揚了揚手:「反正不趕時間。」
「但是我們已經不輸不贏好久了!」傑多站了起來,雙手一揮,十張撲克牌散滿了半空中。「玩個能分出勝負的行不行?」

梅倫剎那間的表情有些扭曲,或許是因為不忍心看到撲克牌隨風亂飛。不過他很快就恢復了鎮定,彎腰拾起散落的紙牌,然後以十分熟練的手法,開始洗牌。

「抽鬼牌不好嗎?理論上,這應該要能分出勝負的。」梅倫一面切著牌,一面說著。牌堆發出唰唰的聲音。
「這哪裡是抽鬼牌,根本是鬼打牆了。」傑多毫不掩飾的打了個大哈欠。
「那麼,二十一點?心臟病?梭哈?」不等傑多回答,梅倫已經開始發牌了,轉瞬間兩人的面前都堆起了一個有著二十六張牌的牌堆。
「隨便,反正規則還不都是你定的?」傑多想了一下,最後說:「那麼,比大小。」
「好,比大小,有意思。」梅倫微笑著。

傑 多是不知道比大小哪裡有意思了,不過或許是梅倫對於紙牌壓根兒就不正常的熱愛,所以他一點也不在意。比大小大概是最不講究技巧的紙牌遊戲之一了,而且還頗 無聊。之所以選擇這個遊戲,只是因為,兩張牌放在一起必然有大小之別,這樣總算可以有個人贏有個人輸,然後他就可以擺脫梅倫了。

一定,要分出勝負。

「比大,比小?」梅倫一面洗著自己的牌,一面問。
「全部都比大吧。」傑多說。要是每一輪都還得決定要比大比小,實在很費神。

第一回合,方塊A和紅心A,梅倫贏了。
第二回合,黑桃5和方塊5,傑多贏了。
第三......
……

他們掀完了52張牌,共比了26次大小,梅倫贏了13次,傑多贏了13次,誰也沒輸,誰也沒贏。
「…...」傑多徹底無言了。

「不行。」傑多想著。梅倫一直想要讓遊戲延續下去,所以不斷製造了平手的局面。也許是想要逼他認輸,但是傑多就是不願意這麼做,實在難得,有人能挑戰他的因果之力。

「那就心臟病吧?」傑多再度提議。梅倫也笑著接受了。

這下子是比反應快慢了,就算梅倫作牌,也得要手拍的速度來得及才行。傑多自忖眼明手快,要贏這次遊戲,應該很容易。

果然,在三次遇到需要拍桌的時候,傑多都完美的取得了勝利,很快,手上就沒有牌了。
「喲呵!」傑多開心地跳了起來。「再見了,後會有期,老千先生。」
「坐下。」梅倫燦笑著:「要過三關的。」
「呿!」傑多悻悻然的坐下:「就說,規則都你定的。」
「標準規則本來就是這樣。」梅倫洗好了手上那一大疊牌。「注意好了喔,我會翻得很快。」

一、二、三......一張張紙牌如旋風般落下,傑多緊盯著牌,隨時做好了要拍桌的準備。九、十、J...... 
然而,52張牌就這樣一溜煙的全部發完了,沒有一張牌的數字和喊出來的一樣。

「嘿,成功了。」梅倫忍不住露齒而笑。
「死老千,成功什麼啊?」傑多雙手環胸,不滿地說著:「這算什麼?這樣還是我贏吧?」
「其實是平手。不過要算你贏,也是可以啦。」梅倫依舊是萬年不變的撲克微笑臉。

「…...」傑多有種雖然自己贏了,把柄卻還是完全被別人握在手中的感覺。
不過話說回來,他這樣應該已經算是很厲害了吧?要對付一般人,梅倫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勝利了。


「好啦,看你這樣悶悶不樂的。我們來場真正的牌局如何?你不要用你的力量,我也不動手腳。好好的玩一場?」梅倫問著。
「那就是比腦力了?我才不要。」傑多想也沒想就立刻否決了。
「不喜歡?那這樣好了,算是給你當個賠罪兼謝禮,陪我這個微不足道的侍僧耗了半個下午,我變個戲法給你吧?」

傑多很懷疑有什麼魔術把戲能讓他感興趣,特別是紙牌。機率、排列、他完全不懂,但是在他眼中,一切的巧合都不是巧合,因此很難讓他覺得驚奇有趣。不過,他還是耐著性子留下來,想看看梅倫到底要做什麼。

梅倫將牌洗了兩遍,然後問傑多:「想兩張牌。」
「嗯?那要告訴你嗎?」
「告訴我。」
「那就兩張鬼牌吧。」
「好。」梅倫微微一笑,從牌堆頂拿起了兩張牌。

但是那兩張並不是鬼牌。梅倫也沒有打算要再抽什麼牌的樣子,反而是將兩張牌面對面,立在桌上,搭成了一個三角形。
「......你在搭紙牌?」
「是。」梅倫看起來心情很愉悅,很快又拿起另外兩張,在旁邊又搭了一個三角形。

傑多手托著臉頰,趴在桌上,看著梅倫的紙牌越搭越高,很快就形成了一個巨無霸的三角形,以傑多的身高已經看不到頂上的牌了。
「呼啦啦~」傑多輕鬆的哼著不成調的旋律,隨手在桌上一揮。

架好的紙牌禁不起這些晃動,全部如雪花掉了下來,散滿了整張桌面。
「欸?」梅倫一時有點驚訝。
「沒事啦,再來一次就好了。」傑多嘻嘻一笑,用了因果之力。

紙牌已經搭回到了原本的樣子,不,是比原本還更完整的樣子。52張牌全部用上了,巍峨的聳立著,看起來頗為氣派壯觀。
「你這小鬼,實在是很聰明的嘛,啊?」梅倫微笑著,從牌盒拿出剩下的兩張鬼牌,放在最頂上。


「好了,看夠了吧?」
大概過了兩三分鐘,梅倫就開始拆卸這座巨無霸的紙牌城堡了。
「還有別的事?」傑多好奇的看著梅倫,後者並沒有將牌放回盒子,而是排在了地上。
「待會你就知道了。」梅倫頭也不抬,繼續著他的工作。

傑多站起來,在房間裡走來走去,伸著懶腰。雖然身體已經死了,但是好像還是會覺得累呢。

梅倫還沒排好他的紙牌,卻有人在房門外敲著門。
「去開一下門吧,傑多?」
傑多打開門,被門後的景象嚇了一大跳。門外的走廊上擠著一大群人,黑壓壓一大片,似乎全員到齊了。

「嗨,我們可以進去嗎,傑多?」聖女之子問著。
「嗯。」傑多呆愣著點點頭:「不過要小心地上,不要踩到.......」
傑多正想說別踩到梅倫的紙牌,轉頭卻發現梅倫已經完工了。地上的紙牌清晰無比的排成了兩個大字:”HAPPY BIRTHDAY”

「等等,所以,這是——」傑多難以置信的張大了嘴。
「傑多,生日快樂!」
眾人的祝賀聲迴盪在房裡。

為了傑多的生日,大家委實準備了不少食物,有雞有魚有鴨有菜有飯有糖果有餅乾有蛋糕有布丁,應有盡有。
傑多在派對上心滿意足地飽餐了一頓,慵懶的在椅子上休息著。

「真的是辛苦你了。」有個聲音在傑多頭頂說著。傑多聽到,一抬頭,看到梅倫就在自己身後。「之所以要拖那麼久,是為了讓大家有時間能夠準備,真是不好意思呀。」梅倫一面說著,一面轉著自己的圓頂禮帽。

「哈哈。」傑多開心的笑了。他迅雷不及掩耳從梅倫口袋中扒出了一副撲克牌,將54張連著鬼牌都拿在手上,對著梅倫。

「嘿,抽一張吧?」傑多咯咯笑著。


至於梅倫和傑多認真地討論著,是不是可以結合兩個人的能力,在賭場(如果星幽界有那種東西的話)裏頭痛痛快快的大撈一筆,那又是後話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