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69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愛神之子〉 Unlight希臘羅馬神話企劃-史塔夏


史塔夏一出生就有一頭與眾不同的淺紫色的頭髮,有若春日盛開的紫薇。她的侍女每天替她梳頭,如瀑布般的長髮整齊的披垂在雙肩 ,襯著她潔白嫻靜的臉,凝睇微笑,構成了一幅世人都難以想像的美好畫面。曾有一位畫家提筆將這畫面描繪而下,於是全國的男子都瘋了。他們或許見不到公主本人,但卻都見過這幅肖像,而且為之神魂顛倒。史塔夏的肖像被高懸在神廟裡,人民崇拜她、仰慕她、渴望她。愛神的神殿從此再沒有人前往,任由柱壞廊頹,在許多少年的心目中,史塔夏就已經是愛神。

讓一眾男人都瘋狂著迷的史塔下,甫出生時,卻被斷言身上帶有詛咒,原因是她那極不尋常的髮色。神諭說,她若不是惡魔的孩子,就是精靈的孩子。國王與王后出於父母之情,仍然不顧一切,執意撫養史塔夏長大。然而史塔夏的兩個姊姊——多妮妲和雪莉,可就不是這麼認為了。她們深深嫉妒著史塔夏,她們都有著金黃耀眼的長髮,有如金子織成的繡線,但是儘管她們同樣美麗可人,卻總是被史塔夏搶去了一切風采。

無論如何,公主們漸漸長大,多妮妲和雪莉都嫁給了頗有名望的鄰國之主,史塔夏卻始終待字閨中。拜倒於史塔夏美貌的人多如星辰,卻似乎永遠沒有那麼一個人,被愛神的箭所射中。男人都只來看看她,讚美一番,膜拜一番,就去跟別人結婚了。擔憂的國王祇得再次請示神諭。

由神殿祭司所帶來的消息卻只是讓國王更加絕望:「史塔夏必須穿上孝服,獨自留在一座岩峰頂上,她命中的丈夫,一條比神明更壯的帶翅大蛇,會來找她,娶她為妻。」

舉國上下都為了這個消息而哀慟不已,卻也沒有哪個年輕人願意挺身而出,為美人斬妖除魔。國王和王后尤其悲痛,他們為少女穿上黑衣,帶她到山頂,心情比埋葬她更難受。然而天神的旨意不容違背,因此他們哭泣了一陣,還是祇得離開了。
留下史塔夏孤身在山頂,摸黑坐著,瑟縮等著未知的恐怖命運。然而一夜就安然無事的度過了,黎明時分,一股安詳的西風由寂靜中吹來,將史塔夏的身體托起,飄離了岩峰頂,落在一片像床鋪般柔軟、處處花香的草地上。 那兒十分靜謐,她忘了一切煩惱,墜入夢鄉。 

醒來一看,她正躺在一條清澈的小河邊,河岸上有一棟美麗壯觀的巨廈,好像是神明造的,黃金為柱,白銀為壁,地板用寶石鑲成,一點聲音都沒有,好像沒有人住。 史塔夏對眼前的光彩望而生畏,慢慢走上前去,在門檻上猶豫不決,耳邊忽然響起人聲。 她看不見人,但是他們的話清晰地傳進她的耳中。 他們說這棟房子是給她住的,她必須勇敢地走進去,沐浴一番,吃點東西,到時候會有人為她擺一桌筵席。 那聲音說:「我們是你的僕人,隨時照你的意旨行事。」

史塔夏戰戰兢兢的走進去,起先她還有些謹慎,但是接著就開始享受周遭的一切。她一生從未洗過這麼快活的澡,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 用餐的時候,四周響起悅耳的音樂,好像有一個大合唱團配著豎琴聲歌唱,但她只聽得見聲音,看不見人。 除了各種聲音相伴,她整天孤零零的。

夜幕低垂,史塔夏躺上絲綢做的床鋪,吹滅蠟燭,四周陷入了一片黑暗。正當史塔夏以為自己要進入夢鄉時,她卻覺得有人輕輕躺在了她的身邊。史塔夏嚇了一跳,伸手想去點起燭台,那人卻抓住了她的手臂,阻止她。

「不要點燈。」史塔夏聽到那人說:「答應我,不要想辦法看我的樣子,我會陪伴你直到天荒地老。」「為什麼?」史塔夏感覺的到自己的心臟撲通撲通的狂跳著。「這是逼不得已,我只能在晚上出現。」「你是誰?」史塔夏顫聲問。

那人非但沒有回答,反而爆出了一連串高亢的笑聲,史塔夏只覺得越來越害怕。但在她來得及說話以前,她已經從背後被緊緊抱住,一雙細柔卻有力的手把她壓制在床上,動彈不得。「乖乖的別動唷♡」那聲音又溫柔又魅惑的在她耳畔說著。「史塔夏,我愛你......」

回想起昨晚發生的事情,史塔夏實在覺得很不可思議。她不知道該怎麼樣描述,在她所知的詞彙裡沒有恰當的字眼。無論如何總比長著翅膀的大蛇好。她發現自己甚至在默默期待著夜晚的來臨。

那個神秘的人到底是誰、長什麼樣子,史塔夏一點也不清楚,但是她就是知道,她不能想像一天失去這個人的情況。這好像變成了一種牢不可破的誓約,只是從未說出口。她當然試過、求過,但是無論如何,那人就是不肯透露半點他的身份。除此之外,其他一切都美好極了,如此相安無事,幸福美滿過了好幾個月。

有一天,那人告訴史塔夏:「你的姐姐到山上來找你了。我可以讓你們見面,但是你千萬要小心,不要忘了,不可以想用任何辦法看我的長相。」史塔夏再三保證不會。於是雪莉和多妮妲也乘著西風到了宮殿裡。她們對於這裡華麗的一切嘖嘖稱奇,同時也好奇史塔夏的丈夫究竟是誰。但是史塔夏支支吾吾完全說不出來。

「你難道不覺得好奇嗎?只要趁他睡著的時候,拿著油燈偷偷照亮一下,不就好了嗎?」「他這麼不信任你,你都不會覺得難過嗎?」在兩個姊姊左右交替遊說之下,史塔夏最後終於忍不住決定,要趁著晚上偷看一下枕邊人的模樣。

兩個姐姐離開的當晚,史塔夏在半夜醒來,將油燈點著,往床上一照。不料,她卻看到了從未想像過的景象。一個有著鮮紅色長髮的少女側臥在床上,潔白的雙臂交疊在身側,纏結的髮絲散滿了枕頭,她緊閉著雙眼,不知道是在夢中見到了什麼。然而最讓史塔夏驚訝的,是她的臉。儘管是睡著的樣子,史塔夏還是一眼就看出來,她有著和自己極為相似,幾乎可說是一模一樣的臉蛋。史塔夏在心目中想像過無數次枕邊人的模樣,但是從來沒料到,原來這是另一個自己。有著血紅頭髮,極深的黑眼圈,還有各種瘋狂念頭的自己。紅髮的她,比原本的她還要更好、更有魅力嗎?史塔夏愣愣的看著在床上熟睡的紅髮少女,恍恍惚惚的沉浸在一種難以自拔的想像和狂喜中。她終於見到了:她快樂的泉源,她最不願失去的東西,她希望相伴一輩子的人......

史塔夏沒有注意到手上的燈,當她發現時,早已太遲了。一滴熱辣辣的油落在了紅髮少女的肩膀上,讓她立刻從睡夢中驚醒。當她一看到史塔夏驚慌的臉,就立刻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紅髮的史塔夏不但有著紅色的頭髮,連眼瞳也是血紅色的。她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了一把紅色的大剪刀,極具威脅性的把史塔夏逼到了牆邊。「你違背了你的誓言!我說過,不要偷看我的樣子!」史塔夏呲牙咧嘴的笑著。「我......對不起!我只是、只是......」「呼哈哈哈,既然沒什麼可以隱瞞的了,那我就全部告訴你吧?」

看到紫髮的史塔夏沒有表示,紅髮史塔夏便自顧自的說了下去:「我叫史塔夏(Stacia),不過為了避免搞混,你可以先叫我史黛西(Stacy)。」「你也是......史塔夏嗎?」「是,也不是。我的母親是蕾格列芙,愛與美之神。但是,知道嗎?因為你,史塔夏,因為你,沒有人願意再來祭拜愛神了,神殿都空了!」史黛西雖然好像稍微冷靜下來了一點點,把史塔夏釘在牆壁上的手卻絲毫沒有鬆開。「我本來應該讓你愛上世界上最醜陋的怪物,以作為不尊重神明的懲戒。」
史塔夏覺得一陣顫抖。
「可是我愛上了你,史塔夏......你為什麼可以這麼美麗呢?」史黛西用帶著手套的手,輕輕撫過史塔夏的臉頰。史塔夏看著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臉,在面前有若放大了好幾倍。她甚至可以在血紅的瞳孔裡看見自己的倒影。「不過,你也很美啊。」「但是天神在人類的心目中,居然輸給了一個區區凡人!我不能忍受。而且,對了,還有這一盞燈,」史黛西輕蔑的把油燈揮到地上,燈碎了,暗了,四周一片昏黑。「我們不應該在一起,不能在陽光底下,見不得半點光線,不應該被發現。」

史塔夏感到一直壓迫在自己身上的力量終於放鬆了,然而隨之而來的卻是某人頭也不回的離去。「等等!不要離開我,史——」

史塔夏驚惶的看著史黛西,但她已經從窗口邊乘著西風再度消失了。隔天晚上,又隔天晚上,史塔夏才真正意識到,現在她是真的孤零零一人了,再多的聲音僕人都不能驅走她內心深處的孤獨和焦躁,即便過著世界上最奢華的生活,她還是覺得心中一大片被挖空了一般。

絕望的史塔夏舉步維艱從山頂回到了平地,披上斗篷遮住自己的長髮和容顏,開始流浪的旅程,懷抱著一絲絲能再找回史黛西的希望。最後是愛神自己找上了她——至高無上的愛與美之神,蕾格烈芙。「汝要的史塔夏在吾這裡。」「可以……還給我嗎?」「吾會派下三項任務,汝若能順利完成,吾會放史塔夏自由。但是史塔夏並不屬於汝,誠囑莫忘。」蕾格烈芙不帶情感的說。

史塔夏沒有想太多便答應了。而第一個任務,是在一天之內分類完如山一樣高的穀物。
面對著很明顯是為了刁難人的任務,史塔夏也只是默默的跪在地上,開始徒手撿拾,將大麥、小麥、玉米等等分成一堆堆。但是這樣的速度根本就太慢了,見著太陽即將落下,史塔夏知道自己不可能完成。
她雙手抱膝,坐在滿山的穀物旁,難過得快哭了。不料,突然從四面八方湧來了一大群螞蟻,在頃刻之間,替她完成了這項不可能的任務。

史塔夏驚訝地跳了起來,在夕陽西下的穀倉的後方,她好像看到了一抹紅色的影子,但是倏忽即逝——
是她想太多吧?

第二項任務,是從野生的金綿羊身上拿到金羊毛。
這些凶狠的綿羊群居在水草豐饒的河岸地上,聲勢浩大,單是一頭羊就力大無比,即便是頂尖的勇士,也沒有把握可以打敗牠們。史塔夏來到河邊,只能遠遠的看著綿羊,什麼事情都做不了。她趁著綿羊群離開水邊的時候,悄悄的站到岸上,突然有種衝動,想直接跳進河裡。她看著水面上自己的倒影,看著自己的臉,和史黛西一模一樣,卻又如此截然不同。
如果是史黛西的話,一定可以在眨眼之間完成吧?她是天神之子呀,而且有著超乎常人的力量......

史塔夏跪了下來,身體逐漸往河上傾斜,看著自己在水面上的臉越來越大。去死吧,離開吧,她有沒有這個勇氣呢?
史塔夏險些以為自己就要跌下去了,然而,水面上出現了不可思議的變化。她驚訝地看著倒影,她不再是留著優雅的紫色長髮,反而是一片血紅,同樣轉為紅色的眼瞳下方還浮現了一圈黑影。是史黛西嗎?史塔夏覺得腦中越來越混亂,她已經無法思考,不知道為什麼,她很想瘋狂的大笑幾聲,而且也真的這麼做了。
「呼哈哈哈哈!」

殺戮。一個清晰無比的念頭占滿了她的腦海。
她不太記得自己怎麼做到的,反正只要想要成功,就會成功了。她將還染著鮮血的羊毛整張剝下來帶回去給蕾格列芙。現在她不會再擔心第三項任務了,她有一股不知道從哪裡來的自信。

最後一項任務,是到地府去和冥后要一點「美」。
史塔夏維持著紅髮的樣子,不費吹灰之力就通過了地獄三頭犬的把關,直接殺到了冥府。冥后聽完來意,很好心地幫史塔夏把「美」放進了盒子,好讓她可以帶回去給蕾格列芙交差。史塔夏得意的拿著盒子,準備回到天界。但是在半路上,史塔夏忍不住打開了盒子,她實在很好奇美是什麼樣子。而且,已經是愛神的蕾格列芙,為什麼還需要美?

史塔夏打開盒子以後,就立刻陷入了沈睡。原來這正是蕾格列芙的目的,凡人只要一碰到美,就會馬上昏厥。蕾格列芙看到了,冷哼一聲,就回到她的地方去了。然而,被她囚禁住的史黛西,已經趁著她不再,強行突破枷鎖,逃走了。她找到了史塔夏,將美放回盒子裡。

當史塔夏再度睜開眼睛,她看到的是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臉,有著金黃的眼眸,淺紫色的長髮,單純的綻著微笑。史塔夏眨了眨眼,伸出一隻手,她摸到了眼睛、鼻子、臉頰......這不是鏡子。史塔夏跳了起來,低頭一看自己的頭髮,是紅色的。她又抬頭看了看,
「你是史黛西嗎?是嗎?」史塔夏忍不住雙手捧起了眼前這張絕美的臉。真的,好漂亮。她巴不得立刻狂吻下去。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啊。名字已經不重要了。」史黛西微笑著,握著史塔夏的雙手,十指交扣。史塔夏感到對方手掌心不斷傳來的溫熱,同時不意外的發現,對方又變成了紅髮,而自己相對的回到紫髮。
「你可以出現嗎?你不是說過......」
「哈哈,我錯了!我很後悔,史塔夏,非常非常後悔。呼呼呼呼呼,走吧!我們去找炎之聖女。這次我一定會說服她,讓你也變成天神。」
「可以嗎?」
「要找到完美的另一半,不容易哪。這是神蹟!」史黛西哈哈尖笑著。

史塔夏完美順利的晉身了天神之列,蕾格列芙雖然氣惱,但是史塔夏到了天界,也就不會再使人間忘了祭拜愛神,因此她也就半不情願地接受了。
史塔夏永遠成雙出現,形影不離,兩人的身份總是變化莫測的互換著,外人不明所以,只有她們,最清楚彼此。
「吶吶,這次要剪掉哪裡的線呢?」史塔夏得意的拿出了剪刀,蓄勢待發。與此同時,另一個她也將箭搭上了弓,不偏不倚的射進凡人的心臟。
「哈哈哈哈哈哈哈,全部都去死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