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69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一】雪之寢

  
  
  在Elsa講話的停頓處,坐在長桌右手邊的灰髮男子輕咳了一聲。
  「……以上,就是我對於和Weselton之間貿易的看法。你有什麼問題嗎?Eliot公爵?」
  「陛下,我以為我已經提過,關於和Weselton的聯姻問題。」
  「不。」Elsa斷然否決:「Anna——」
  「恕我無禮,並不是Anna公主,而是陛下。」
  「我想我也提過,我的事我會自己作主。」Elsa冷靜的說。
  「女王陛下的婚姻,不是私事,而是牽繫全國的大事。」
  議事廳裡響起了一陣嗡嗡的附和聲,不大,但是夠了。她緩緩舉起右手,示意眾人安靜下來。
  「這可以留待商議。現在我希望順利進行剩下的會議,可以嗎?Eliot公爵?」
  在Elsa指示之下,財務部長站起來開始報告:「是,陛下。我國的財政預算……」
  
  
  冗長的會議終於結束了,鐘樓也敲了九聲響。Elsa回到自己的寢室,只有在這裡,她可以確保不被打擾,只屬於她自己的空間。
  
  
  此處已經和以往大不相同了。以前,這裡是她自我封閉的牢籠,現在,卻是她盡情發揮本性的天地。能夠自由自在地運用蓄積在體內的法力,讓她說不出的快活。
  
  Elsa的魔力隨著冬季降臨而變得越來越強大,自然的波動似乎能和她的力量有疊加作用。比起曾在北山建造的豪華冰宮,她最近試圖往更精細的方向突破。
  
  寢室地板是一片光滑的冰晶,正中央刻著巨大卻雕琢細緻的六瓣雪花。四周的牆上都結滿了銀白色的霜紋,反覆勾勒成最美麗的壁畫。窗櫺上本來嵌著玻璃的地方,現在卻是結凍的冰,上頭同樣雕滿了雪花紋路,宛如天然的透明彩繪玻璃窗。
  
  Elsa躺上床,身上的被褥只是一條鑲著冰鑽的水藍色薄紗,但是她從不覺得寒冷。被子上指尖所及之處自然結上了一層霜,小時候她為此驚惶,但現在她了解到,那不過是心裡放鬆時的一種自然反射。
  她翻了個身,手伸出被子外,在掌心凝聚出一小團冰雪,讓這團雪球隨著心緒翻湧打轉。
  
   女王的婚姻不是私事,這Elsa很早就明瞭到了。嚴格說來,身為公主的Anna也不該有自由戀愛的權利,不過內閣還管不到那麼多,而且至 少,Kristoff看起來也不會是像Hans或是Weselton公爵那樣的野心家。如果只是為了王位繼承人,Elsa很樂意將王位傳給Anna和 Kristoff未來的子嗣。連對象都沒有就要考慮婚姻,只是因為這也是一個可操縱的政治籌碼,僅此而已。
  
  事實上,不僅僅是大臣,就連人民,也對Elsa的婚事無不有所期待。他們已經看到Anna公主找到她的真愛,而莫不希望Elsa也能同樣幸福。
  Elsa在加冕典禮之前,就已經備受萬民愛戴。而在夏天的那場意外之後,人民對她的喜愛似乎只是有增無減。Arendelle人開口閉口提到他們美麗又強大的女王,都是驕傲的不得了。對此,Elsa只能更努力的督促自己妥善治理國家,以此回報。
  
  其實夾帶著對Arendelle的野心,以及對Elsa的美貌慕名,前來求婚的國王和王子一直都不在少數,即便她冰雪女王的聲名早已傳開,她擁有的法力似乎也不會讓這些人打消念頭。其中確實有幾個還稱得上一表人才,但是Elsa就是無法說服自己嫁給任何一個人。
  「我應該要公開宣布徵婚,第一個條件,就是要能在這間房間裡待過一個晚上,而不被凍死。」
  Elsa因為自己腦中突然浮現的瘋狂念頭而忍不住咧嘴笑了。
  
  
  夜已深了。Elsa進入夢鄉的同時,窗外窗內都飄起了細綿的白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