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69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九】墨漬

   而在這些攸關重大的問題之中,居然還夾雜了一些無關緊要的信件。多半是各類社交場合的請帖,婚禮、喪禮、各種典禮、甚至還有求婚信,有一封還是Southern Isles送來的。寄信人自我介紹是Hans的第七個哥哥。
  「他們還真有這個膽子哪。」
  Elsa嗤了一聲,連看都不再多看一眼,正要將信件扔進廢紙簍,卻赫然見到信紙背面有一行斗大的字:「你躲不過的,Elsa。」
   這一行字讓她寒毛都豎起來了——這是很不尋常的事,畢竟她從不畏懼寒冷——這是誰寫的?Elsa第一個想到的就是Hans。難道是Hans成功逃脫了他 十二個哥哥的掌控,現在藉著這封信來警告以洩心中之憤?也有可能是Hans並沒有如South Isles所保證的,被嚴懲一番嗎?或許Hans的哥哥們動了慈悲之心...... 不對。Elsa太了解鄰國的政治狀況了,以他們兄弟的感情,不可能會這樣的。
  她不得不再次慶幸自己和Anna沒有走上這條多數王室成員都走過的路:血親相殘。
  Elsa拿著那封寫著恐嚇字樣的信,焦慮地在房間裡走來走去。由於過度緊張,那封信已經幾乎快被她握成了冰霜。
  
  最後她還是暫時擱下了那封信,從信件堆裡又抽出一封,這次是終於不是要求政治聯姻,但也是件麻煩事:Anderson伯爵的慶生宴會,敬邀女王陛下出席。
   Anderson算是前朝遺老相當忠誠的一位,幫過Elsa很多忙。基於各方面考量,Elsa都應該參加。以前她往往都派Anna代表出席各式各樣的社 交場合,大部分男士都知道Anna已經名花有主,通常也不至於做出太超過的舉動,但是現在......恐怕不自己去也不行。
  宴會時間就在今晚。Elsa整裝了一番,只帶著幾個僕從駕馬車就出發了。和昨天晴朗的天氣不同,現在外面正颳著暴風雪,Elsa覺得很不好意思,因為事實上最不需要躲避暴風雪的人就是她,但她卻是唯一一個待在馬車裡的人。
  
   Anderson的宴會和平常的一樣,大家用晚餐、喝點酒、說幾句祝賀的話,然後就是直到午夜的舞會時間。Elsa仍舊堅守著她不跳舞的原則,儘管不再 像以前擔心自己的力量傷到人,但是在社交場合跳舞對Elsa來說依然是一件麻煩事。要拒絕就徹底拒絕,所以她往往都坐在一旁,寧可讓Anna代勞就好。
  今夜也不例外,她靜靜的坐在舞池旁邊,維持她一貫的寧靜的微笑。然而,還是有幾個人前來邀舞。
  
  「陛下。」說話的是個紅髮青年,看起來比Elsa略長幾歲,十分有禮的伸出手。「請問我有這個榮幸與您跳舞嗎?」
  「很抱歉,我不跳舞。」
  「那麼,我是否能斗膽坐在這裡呢?」青年並不因此退怯,微微一鞠躬,在Elsa旁邊的扶手椅上坐下。
  「我是Thomas Anderson.」
  「哦?」聽到這熟悉的姓氏,讓Elsa不禁挑起了眉毛。
  「對,我是Anderson的獨子。」Thomas了然的說。
  「那麼請務必替我向令尊問安。」Elsa點頭致意。
  Thomas好像還想再說些什麼,但是Elsa驀然看到了一個讓她幾乎要從座椅上跳起來的景象:舞廳對面的窗戶外隱約閃過一抹白色的光影,
  「Ja…」Elsa趕緊捂住嘴,她可沒忘記,別人是看不到這個精靈的。
  「陛、陛下?」Thomas關切地問著。「您不舒服嗎?」
  「謝謝,我很好。」Elsa盡可能迅速卻又不失禮貌的從座位上站起來。「但恕我失陪一下。祝你有個愉快的夜晚。」
  Thomas在原地有些錯愕的看著快步離去的Elsa,半晌後才低下頭,凝視著自己的手。
  「看來計劃第一步就必須修改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