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69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十】雪花的圓舞曲

  
  一雙冰冷蒼白的手突然遮住了Elsa的眼。
  「猜猜我是誰?」
  「Jack! 這不好玩!」
  雖然這麼說,Elsa還是格格笑了。她轉過身,看到Jack也在對著她笑。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才想問你!」Jack說:「我只是看到這裡人很多,好奇過來看看,然後就看到了你。」
  「這是一位伯爵的慶生宴會,我來參加。」
  「慶生宴會?真酷。」
  「不會比你更酷(Cool)。」
  這個雙關語讓Jack又忍俊不住。
  
  「所以,你們在慶生宴會裡做什麼?肯定不是堆雪人或是滑雪橇?屋子裡總是燒著火爐,我進不去。」
  「當然不是,我們跳舞。」
  「跳舞?」
  「對。」Elsa輕聲問道:「你可以聽到音樂嗎?」
  
  Jack停住了笑聲,側耳傾聽。從大門與窗櫺的縫隙間,的確流淌著悅耳的旋律,三拍子的節奏,細細的,輕輕的,迴盪在夜晚的雪地上。
  
  「這是一首華爾茲。」Jack說。
  「對,沒錯。」
  「來跳舞吧?」Jack勾起微笑,彎腰做了個邀請的手勢。和那些受過貴族教育的相比,自然是拙劣至極,在Elsa看來,倒是格外有趣。
  「噢,Jack, 我不跳舞。」Elsa笑了笑,「但是我找不到藉口拒絕你。」
  
  Elsa彎下身,將腳上的高跟鞋脫下,和Jack的法杖一起並排,放在外牆旁的雪地上。這是她第一次試著赤足踩在雪上感覺很奇妙,積雪又細又軟,一陣清涼自腳底沁入全身。
  「好,Elsa,所以我該怎麼做?好像要先敬禮是嗎?」
  看到Jack滿臉認真,Elsa忍不住掩嘴一笑,說:「這很簡單的。來,你的手應該這樣……」
  Elsa拉著Jack的手放在她的腰間,她則抓著自己的裙擺,空出來的一隻手很自然地牽在一起。
  「我還以為你說不跳舞。」Elsa泰然自若的態度反而讓Jack緊張了起來。
  「我是不跳舞,但是不代表我不懂得怎麼跳,嗯?」Elsa笑著說:「放輕鬆。」
  Jack還是覺得有些緊張,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幾乎不曾用自己的腳安安份份的站在地上過。Elsa輕輕的指導著舞步:「右腳,往後,併攏......」Jack必須時不時就往下看,免得踩到Elsa的腳。Elsa的臉上仍然掛著淡淡的微笑,讓人有些猜不透,但是真的,很美......
  
  
  暴風雪仍然無情的肆虐著,不過這對兩人都完全不成問題。讓其他人望之退卻的天氣,反而為他們空出了一片最寬廣的舞台。一支曲子換過一支,不知不覺間他們已經遠離大宅,到了空無一人的街道,在冰封的地磚上盡情的旋轉、跳躍。優雅的慢舞已經變成了快三步,踩到腳無所謂,差點摔倒也無所謂,就和打雪仗一樣不需要任何規則。拍子和旋律都已經無關緊要,舞曲是從舞者的心中流瀉而出的。
  
  最後他們手牽著手躺在雪地上休息,任憑雪花負滿全身。遠方的鐘樓傳來十二響,才敲醒了兩人的幻夢。
  「我最好該回去了。」Elsa坐起身來,拍拍身上積著的雪。她看著四周已經沈沈睡去的街道。「已經早過了睡覺時間了。」
  Jack和她一起慢慢的走回去。抵達Anderson伯爵家外時,他這才又想起他的法杖,他幾乎從來沒有讓法杖離身過這麼久的。
  
  Elsa和他一起到原先放著法杖的地方,Anderson大宅的外牆之旁。這裡本來就放著幾隻掃把,一檯推車。然而本該也在這裡的法杖,卻不見蹤影了。Jack的臉瞬間變得和地上的積雪一樣蒼白。
  「噢不!」Jack難以相信眼前的一切,痛苦的大喊:「而且你的鞋子也不見了,Elsa。」
  「天哪!」Elsa的驚訝不在Jack之下,但是她不能大喊出聲。「也許是被雪埋住了?」
  Elsa將地上的白雪全數清走,但是只露出底下深棕色的底土,Jack的法杖仍然不見蹤影。
  「天哪,天哪。」Elsa喃喃的復述著。「我得先進去一下,待會過來。祝你好運,Jack。」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