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69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三十】懼與愛

   
  「可憐的守衛,我真希望能幫他做點什麼。」Elsa的喃喃自語並沒有逃過Jack的耳朵。他看著Elsa朝Marshmallow飛奔過去,Marshmallow顯然認得他的創造者,有些僵硬的低頭行禮,發出低沈的聲音:「歡迎回來,主人。」
  Elsa只是站在那裡,不動也不說話,就連Jack接近了,她也恍如完全沒有察覺。
  「你還好嗎?」Jack有些擔憂的問。
  Elsa輕輕的搖了搖頭,伸出手拉著Jack。她的身體在顫抖,很輕微,但足以讓Jack察覺。
  
  「對不起。」Elsa對Marshmallow說出的第一句話居然是這個,Jack暗自納罕不已。
  「我把你拋下,獨自留在這荒涼的地方。而且,我現在......並不需要你。」
  Marshmallow搖晃著他的大腦袋大概是露出了微笑——至少Jack是這麼猜想——他說著:「快樂。」
  
  Olaf的語言能力顯然比眼前這隻怪獸好上許多倍。不過即使只是這樣簡單的回答,Elsa看起來釋懷了一些。
  「祝福你。」
  Elsa伸出空著的另一隻手,在Marshmallow身上輕拍了幾下。它低聲咕噥著,轉身又往森林裡走去。不一會兒,已經消失在樹叢間了。
  
  
  「我懷著歡樂的心情創造出Olaf,Marshmallow卻完全是出於恐懼。」Elsa輕聲說著,「我覺得對他好不公平。幸好,它看起來過得很好。」
  「不完全是出於恐懼吧?」
  「今年夏天,我在冰宮裡創造出Marshmallow。我是為了把Anna和Kristoff趕走,因為我害怕我的力量傷到他們。」
  「你會害怕是因為你愛著Anna,不是嗎?」
  Elsa偏頭笑了笑:「是......是這樣沒錯。如果愛一個人,會害怕讓他受到傷害。」
  「對,會希望她快樂,願意為她做任何事,還有......」
  Elsa不禁挑起眉毛,她注意到Jack用的是女生的她。
  「你怎麼知道呢?Jack,你怎麼知道?」她問著。「你以前愛過人嗎?」
  她知道自己的語氣過於急切,過於逼人,但是她顧不了那麼多。
  「好吧,我不知道。」Jack承認。「我只能猜。」
  
  
  Jack始終沒有放掉Elsa的手,現在其實說不上來究竟是誰更需要誰。他目送著Marshmallow遠去的方向,再次認真思索起他已經推敲了好一陣子的問題。
  什麼是愛?
  Elsa轉頭看向Jack,他沒有注意到Elsa的目光,仍然注視著遠方,側臉的表情看起來難得地認真。Elsa略微前俯,在Jack如陶瓷般的臉頰上親了一下。
  
  Jack恍遭電擊般跳起。
  「你做了什麼?」
  Elsa臉紅了。「那並不代表什麼。」她想告訴Jack,但是發不出聲音。Jack忍不住摟緊了Elsa,把她貼近自己的身旁,親暱地吻上她的前額。
  Jack的吻像是雪花,既輕而柔,幾乎沒有什麼重量,但是冰涼的觸感讓人無可忽視。有那麼一瞬間,Elsa覺得她要融化在Jack的臂彎中了。但是她不該這樣......如果她來得及阻止的話。
  「我、我已經用光了我所有的勇氣。」Elsa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的聲音,「我...... 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對不起,Jack。」
  
  
  Elsa想掙脫Jack的懷抱,但是Jack不讓她走。
  「為什麼?」他問:「你在發抖。你在害怕什麼?」
  「聽著,」Elsa舉起了手,橫在她和Jack之間,腕上套著的王冠在陽光映照下閃閃發亮。「我是人類,而且是女王,這永遠也不會改變。我很抱歉,真的很抱歉。」
  「沒什麼好道歉的。」Jack握緊了手中的法杖,木頭紋路深深嵌入他的皮膚。「我知道!」
  
  他們默默的四目相接,在白皚皚的北山頂峰,周圍飄起了雪。
  「我喜歡你。」她說話時臉上漾起了微笑,眼底卻帶著哀戚。「好希望這樣就夠了。」
  
  Jack還想說些什麼,但有東西梗在他的喉嚨。他千呼萬喚著,正確的字眼卻埋藏在深處無法迸現。他發現自己不該問的,也不需要問。Elsa的恐懼一直與他共享,而他甚至沒有勇氣去面對。
  最後他放開了手。
  
  女王水藍色的身影伴隨著初晴的雪,消失在山的另一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