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69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Jack x Elsa] 羅密歐與朱麗葉


 
 
 
 
 
 
01. Journey
 
時間:初冬,17:35
地點:美國東岸,電影院
 
 
Jack Frost正在看電影。
 
你沒聽錯,這就和聖誕老人有刺青,或著復活節兔子有澳洲口音一樣,沒什麼大不了的。雖然他沒有買票,也不像其他觀眾一樣可能還一邊嗑著爆米花和可樂,但是他和所有的人一樣享受電影。對於一個無論如何都走不出冬天疆域的精靈而言,看電影也是他體驗春夏秋的好時機。
 
但是Jack這次覺得他好像選錯電影了。他沒有特別看片名,就直接闖了進來。現在片子裡已經在下暴風雪了是怎麼回事?現在明明就是冷得要命的天氣,人類還跑到電影院裡面冷死自己?真是莫名其妙。
 
Jack正打算離開找別部片子,大銀幕上卻有個人影吸引住了他的目光。那是個綁著淡金色辮子的少女,身上穿著天藍色的薄紗,看起來萬念俱灰的跪在暴風雪中。
 
法杖輕揮,Jack穿越觀眾到了銀幕前。反正這裡沒人看得見他,完全不用擔心擋到人。
「冷氣是不是開太強了?」他聽到下面有人這樣說著。
 
他看到電影裡有個棕色頭髮的男人,拿著劍,看起來就是不懷好意的接近著那個少女,而她似乎渾然不覺。
「小心啊!小心!」
Jack忍不住伸出手,差點忘了這樣並不能改變什麼。
 
然而他的法杖碰到了銀幕,奇蹟似的穿透了過去,跟著他的手、他的身體、他的腳。
 
漫天白雪凌空而下,Jack根本看不清楚方向。雖然他自稱是冬天的精靈,但是他一向只能召來冰雪,對於大自然的威力,他莫可奈何。他剛才幾乎是用跌的到了這邊,覺得有些困惑,身旁的一切有點像卻又不是非常接近。
 
反正沒有人看得見他,他就等雪停了再來弄清楚狀況好了。
 
 
雪的確是停了,但是,居然不只是停了,還融化了——不對,是根本就消失了。Jack只覺得四周一陣前所未有的炙熱,他看到了藍天、白雲、綠樹,燦爛的陽光照的他昏昏沈沈的。
 
原來這就是夏天啊?
 
Jack臉朝上仰臥著,看到一群人圍在他旁邊。其中有一個正是剛才的金髮少女。
 
「你是哪裡冒出來的?」旁邊一個綁著雙馬尾,有著棕髮的可愛少女問他。
「我不知道。」Jack老實回答。
「你看起來很奇怪。」另一個聲音說。這次是個高壯的金髮青年,旁邊還站著一隻馴鹿。
 
Jack拄著自己的法杖,站了起來,驚訝地看著周圍的三人。
「你們......你們看得見我?」
「當然啦,你以為你是誰啊?」棕髮少女沒好氣地說。
「我叫Jack Frost,我是掌管冰與雪的精靈。」
「掌管冰與雪?!」Kristoff挑起了半邊眉毛。「真有趣。我為你介紹一下,這是AnnaElsa,還有這是我的夥伴,Sven。」
「很高興認識你們。」Jack和三人都握了手。
 
「你到底是誰?」Anna又問了一次。
「他已經說了名字了,Anna。」Kristoff說。「不過你真的很奇怪耶,突然就出現在這邊,你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吧,是嗎?」
「呃......Jack皺起眉頭,「不好意思,如果你們可以先告訴我這是哪裡,我會很感激的。」
「這裡是Arendelle,電影Frozen的拍攝現場。我是女主角Elsa。」
「我以為女主角是Anna!」Kristoff不等Jack說話,就先咆哮了起來。
「冷靜點,Kristoff。我不介意姊姊當女主角。我比較介意這傢伙,為什麼出現在這裡?」Anna用下巴指了指Jack
 
Jack覺得自己的腦筋快打結了。啥?這裡是——電影拍攝現場?這倒是提醒了他...... 
「我是動畫Rise of the Guardians的人物,」Jack說,「不知道怎麼就來到這了......
「什麼!?」ElsaAnna、和Kristoff齊聲叫道。
「原來如此!間諜!入侵者!」AnnaKristoff指著Jack的鼻子大叫。
Rise of the Guardians?那不是Dreamworks的片子嗎?」奇怪地,Elsa的聲音聽起來很愉快。
「沒錯。」Jack回答。
 
片子已經下檔好一陣子了,因為這部動畫的世界與現實、與銀幕外的那個世界實在太過接近,在他看來這兩個地方其實沒什麼差別。當然了,以後會越差越大的,但不是現在。
 
Elsa!果然沒錯,他是Dreamworks畫的!難怪,我就說他長的很奇怪。」Anna嘟起嘴巴,氣鼓鼓地說。「Dreamworks是我們的死敵!就是那個出了Shrek還有Madagascar的公司啊!他可是害我們Disney票房損失慘重呢!」
「原來你們是Disney啊。」Jack總算想通之前一直被他忽略的重點。
「先暫時放過他吧,Anna。」Elsa溫和地說著。「總算又到了片尾,是該休息一下了,四小時之後還有一場呢。」
「好吧,好吧。」Anna聳聳肩,挽著Kristoff的手離開了廣場。臨走前,仍然不懷好意的轉頭盯了Jack一眼。
 
「啊,所以,你就是Jack Frost。」Elsa對著Jack微微一笑:「歡迎。」
 
 




02. Expression
 
時間:盛夏,14:50
地點:Arendelle
 
相較於AnnaKristoffElsa的善氣迎人反而讓Jack更加不知所措。他現在跟著Elsa,不知道正往什麼方向走,路過行人似乎都對他投來不太友善的目光,希望這只是錯覺。
Jack小心翼翼地向這個看似權力還頗大的女配角(主角?)反應,他應該要離開這裡才對。但是Elsa只是挑起眉毛,淡淡的說:「反正你現在也找不到路,不是嗎?」
這倒是真的。Jack發現這個世界沒有「地球」,超出Arendelle疆域的地方,就是一片空白,什麼東西也沒有,當然也超不出去。據Elsa說,那是因為電影製作者並沒有設計那些地區應該要長什麼樣子。
「果然是Disney,從來就不在乎電影合不合理嘛。」Jack默默在心裡想著。
他試著和Elsa解釋,在他來的地方,整個世界都非常完整,從North工作室裡那顆地球儀就能看出來了。
 
Elsa帶著Jack到了城堡裡的廣場。中央那座華麗的噴水池旁邊,聚集了不少在戲水的平民。他們當中的小孩子,見到Elsa,紛紛跑過去,懇求她再來讓這裡下點雪。
「下雪?找你?」Jack驚愕的問著:「這、這是......?」
「對。你說過,你是冰雪精靈?」Elsa反問。
「我是。所以?」
 
Elsa沒有回答,而是在石磚地上跺了一下。整片廣場立刻以Elsa為圓心,輻射出一個廣大的冰雪之圈,直到整個廣場都被凍結為止。Elsa在手掌中變出了一團雪花,湊到Jack面前,問:「這樣夠清楚了?」
「呃、嗯、哇喔,還挺......驚人的。」Jack笑了起來。他舉起法杖,讓天空中降下雪花。
「真有趣。」Elsa說。Jack頗有同感。他突然不太想這麼早離開了,至少,希望能先對身旁這位神秘的女王有更多認識——他從來沒想過,能遇見另一個擁有冰雪魔法的人。
 
「我得失陪一下,待會電影要開演了。」ElsaJack和廣場上的民眾鞠躬致歉,然後就邁開步伐往城堡裡走去。
 
孩子們已經開心的在溜起冰了。Jack也同樣覺得欣慰,看來不管在哪裡,冰雪都是能讓孩子快樂的魔法。也許在這個世界,還是可以繼續當Guardian......不過,這裡似乎是每一個人都能看得見他。而且,他們也不因為Jack是穿越過來的,就對他另眼相待。(或著是根本沒發現?)
 
 
上演的時間一到,空中立刻出現了一個巨型螢幕,透過螢幕,可以看到觀眾席的樣子,這和Jack印象裡沒有什麼差別。Jack幾乎忘記當Rise of the Guardians還在院線上映的情況了,這時才驀然又回想起來。那可真是段忙碌的日子,但是整天重複一樣的台詞也讓他滿想吐的。雖然下檔後往往都代表著被遺忘,但是他才不在乎,在那個世界裡,不用演電影的時候,才是真正最有趣的呢。而他現在難得跑到別的世界來了,當然更是要好好的玩一玩了。也許穿過螢幕就能回去了,但是他想再等一等。
 
約莫過了三四個月的時間,Jack在這期間都在街上逛來逛去,享受一下能被看見的感覺——這下能看見他的人比能看見其他所有Guardians的人都還要多!他實在太開心了。
 
至於Elsa,則是一直忙碌於演戲。片子與片子間的空檔,她用來和Jack交流下雪的心得。最常出現的癥結點,就是為什麼需要法杖。Jack認為法杖有助於控制力道,而Elsa堅決表示,那只是個人修為的問題。她試著用過Jack的法杖,沒有任何用處。
 
「對了,聽說明天可能會是最後一場了。」Elsa說。
「喔?所以我該回去了?」
「除非你打算永遠待在這裡。」
「如果我說我想要呢?我捨不得這裡!在這裡每個人都能看得見我,這太棒了。」Jack說。
「但是你非走不可。一開始是誰說應該離開比較好的?」
被自己說過的話打臉,Jack無言以對。他忘了,Elsa的辯論能力可是遠遠超過他的。
 
「然後,如果你不介意,我想去你那裡看看。」Elsa說。
「等等,什麼!?」Jack愣了一秒才發現這句話代表什麼。「你在想什麼?」
「拜託,我很想看看別的地方!我們是朋友,不是嗎?」Elsa懇求著。
「你確定Arendelle沒有女王可以嗎?」Jack懷疑地問著。Frozen的劇情他是知道的,不怕Weasel Town還是什麼Weselton的來亂嗎?
「沒有問題的,我也和Anna商量過了。」Elsa看起來有著莫名的自信。
 
其實ElsaAnna差不多算是大吵了一架,Anna自始至終都對Jack很感冒,對Dreamworks更是如此。Elsa有時真想知道,Anna被畫出來的過程中,是不是加入了什麼「Disney絕對忠誠劑」之類的。Elsa並不是不喜歡自己成長的地方,但是Jack描述的世界更讓她嚮往不已,而且能夠到死對頭Dreamworks的地盤上一探,怎麼想都覺得很刺激呢。
 
雖然,當初決定收留Jack而不是立刻把他趕跑,就已經是很冒險的舉動了。
 
 





03. Lullaby
 
時間:晚春,00:45
地點:北極,北緯88.3,西經45.7
 
「因為這樣那樣,所以就變成那樣、這樣......Jack努力的想著該怎麼樣對其他Guardians說明,不過腦中卻一片混亂。
總之,因為晚春的天氣早已經不該再有雪了,所以Jack帶著Elsa回到北極,每當季節交替,北半球剛迎接春季,而南半球尚未脫離秋天的掌握時,Jack都只好待在極地,或著一些常年有雪的高山上。
「幸好Elsa不怕冷。」Jack想著。
 
四顧全是白茫茫的雪,一望無際,冰天雪地中只有他們兩個人佇立著,身上還穿著單件帽T和薄紗禮服。Elsa就站在Jack的旁邊,看起來心情好極了。
「看來我的法力到這裡並沒有消失。」Elsa說著,一個跺腳讓地上結了一層厚厚的冰。「太有趣了!我這輩子還沒看過這麼多的雪!」
「嘿!你冷靜點啊!」Jack趕緊問:「你不是要蓋冰宮吧?」
「不是,不過這是個好主意。謝了,Jack!」
Jack連忙阻止她:「慢著、慢著。北極也有人類的,好嗎?跟我來。我想在不遠的地方可以找到他們的小雪屋。」
Elsa的世界裡沒有雪屋這種東西,因此她欣然答應。Jack拉著她的手,準備帶她起飛。
 
「我在飛!真不可思議!」Elsa連連驚呼道。雖然她沒有懼高症,緊張使她仍然不由自主地抓緊了Jack的手。
「嗯,看來還是回到這裡,我的法力比較好。風可以帶得動我們兩個人。」Jack哈哈一笑。
 
兩人飛行了一陣,Elsa這才發現,Jack口中的「不遠」,其實根本遠在好幾百里之外。不過憑著風他能日行千里,要說是不遠,也是的確花不了多少時間。
還沒見到雪屋,Elsa倒是先見到了她頗熟悉的事物。
「是馴鹿!」Elsa指著下方,白色的雪地上有著一條長長的隊伍,顯然是由馴鹿和因紐特人組成的。
「有意思。我們降落看看。」Jack說著,讓風把他和Elsa放到雪地上,正在隊伍的旁邊。Elsa注意到,這些因紐特人並沒有對他們兩個的出現,有任何的反應。
「他們看不見我們?」
「唔,他們看不見我,但是你,我就不知道了。」Jack搔了搔頭。「試著去和他們打招呼看看?」
Elsa往前走了幾步,小心翼翼的說:「哈囉?」
 
無論是馴鹿還是人,都好像完全沒有看到ElsaJack
 
「真不敢置信。難不成你也變成了精靈?不然怎麼會看不到?」Jack十分驚訝。
「哇喔,我不介意變成精靈。我只希望,要是我也能飛就好了......Elsa饒富興味的看著馴鹿直接穿過她的身體,完全沒有感覺。
 
 
 
JackElsa在北極圈內度過了一段時間,期間Elsa很少主動對Jack說些什麼,更多的時候,她都是一個人在雪地裡散步,看著日月星辰變化,或著偶爾見到幾個當地的原住民。Jack不禁有些歉疚,似乎他並沒有善儘到地主之誼。
 
「別擔心那種事情。」Elsa明白以後,向他保證。「我覺得很開心...... 自從我不得不離開北山上的那座冰宮之後,已經很久沒有感到這麼自由了。在北山上,我很孤獨,但很自由。而現在我不但自由,也不孤獨了。」她對著Jack嫣然一笑。
Jack感覺他的臉頰發熱了,他知道這絕對和天氣無關。
「好吧,我很開心知道你喜歡這裡。」Jack說。
 
 
當北極的白晝變得越來越長,Jack知道,是該離開的時候了。
「嘿,是時候去南半球囉!你願意和我一起來嗎?」
「樂意之至。」Elsa回答。
 
Jack簡直等不及見到南半球的那些小孩子了。在澳洲、南非、南美洲,許多地方都有著相信Jack Frost傳說的孩童。Jack期盼冬天的心情,和這群孩童並無二致。
 
「說來,不知道其他的Guardians什麼時候會發現Elsa?」Jack帶著Elsa前往南半球時,忍不住在心裡想著。
自從擊敗Pitch以後,Guardians又各自去忙各自的,十年也少見上一次面,也許還真的都不會發現。何況,橫跨赤道以後,他和其他Guardians就離得更遠了。至少光是離North就差了好幾萬里。Jack不確定到底把別部電影裡的角色直接帶進來會怎麼樣...... 到目前為止,倒也沒出什麼狀況。
 
 
 
在布宜諾的一間公寓外,Jack拜訪了他今年在南半球的第一個光點,是個五歲的小女孩。她在晚禱結束後,見到玻璃窗上結了一層霜紋,就喜出望外的笑了。
「爸比,冬天快要到了!」女孩興奮的和父親說著。
 
「冰霜的花紋弄得挺漂亮的。」Jack說著。
「過獎。」突然被這樣稱讚,讓Elsa一時有些靦腆。事實上,她也只是把手放在窗框上,不知不覺就讓上面結凍了。
Jack施法讓城市開始飄起雪花,女孩伴著窗外片片白雪安然入夢。Elsa看著她熟睡的小臉,心中驀然湧上一股暖意。雖然早就從Jack口中知道Guardians的工作內容,親身體會之後,才發現這的確是一件很快樂的事。
Elsa漸漸覺得,她越來越喜歡這個世界了。
 
 






04. Secrets
 
時間:南半球的嚴冬,22:29
地點:紐西蘭,北島
 
 
JackElsa在電線上走著,所經之處全都負上了一層冰霜。Jack很驚訝於Elsa絕對是異於常人的絕佳平衡感,Elsa只是笑著表示,她的女王訓練課程裡本來就有體能培訓。
「不只是這樣。」Jack想著。「這個世界讓她變得不太一樣。」
至少,光是Elsa不能被一般人類看見,就很不尋常了。而他,Jack Frost,沒幾秒鐘能安定下來的霜雪精靈,帶著一個穿著高跟鞋和高衩禮服的女孩全世界到處跑,而不覺得累贅,更是很不尋常的一件事。
 
兩人並肩坐在教堂的屋頂上,俯視著充滿著燈火的城鎮,還有,伴隨著夜幕低垂,逐漸出現在每個角落的金色夢沙。這已經是習以為常的景象了,不過仍然是賞心悅目,尤其夢沙幾乎每天都會有新花樣。
不過今晚的夢沙似乎格外的不同。對於不需要入睡的兩人來說,夢沙是不會主動靠近的。然而現在卻有一小撮的夢沙團團簇起,圍在了JackElsa身邊。
「這是怎麼回事?」Jack錯愕的望著周身的夢沙。
「這很有趣呀!怎麼,這不正常嗎?」Elsa開心地看著身旁的一撮夢沙變成了雪花的形狀。
「呃......我想這些沙子是想告訴我們什麼事。」
Jack聚精會神的看著夢沙的變化,然而過了三分鐘,他宣告放棄。他從來搞不懂Sandy的符號。
 
「看那邊!」Elsa指著下方街道裡的兩個陰影,過於高大的身形顯示他們並非人類。
「雪怪?」Jack舉起法杖,「不會吧,別告訴我他們又要來蓋我布袋。」
「又?」
「沒什麼,跟我來。」
 
Jack拉著Elsa跳下屋頂,那的確是兩個雪怪。
「嗨,哈囉,好久不見。我想我們該談——Jack還來不及說完,就如他原本預測的,被雪怪打了一拳,然後扔進布袋。
Elsa嚇得往後退了好幾步,不過雪怪似乎並不打算對她動手,只是拿出移動球,創造了一條時空隧道,把裝著Jack的布袋扔進去,然後有些笨拙的對Elsa比了個邀請的手勢。
「要我進去?」Elsa挑眉問著。雪怪們點點頭。
「好吧。」Elsa優雅的走了進去,嘴角不禁微微上揚。「我真想說你是個白癡,Jack Frost。」
 
 
 
Jack用膝蓋想也知道他現在一定在北極。果然,他從布袋裡爬出,看到NorthSandmanBunnymundToothfairy都在北極的工作室裡,排成一列盯著他。Elsa隨後跟著他抵達。兩人一下子成了整間房間的焦點,連雪怪和小矮人們也都注視著他們。
 
「所以,先不管什麼事,你們非得把我裝在布袋裡丟來丟去?我以為我們有信號。」Jack不滿的環起胸。
「是啊,但是你顯然並沒有看到。」Bunny忿忿指著Jack
「這不公平!我在紐西蘭,而你希望我能見到北極的極光?」
「停!這待會再討論。我們現在應該專注在,你什麼時候要把這個間諜處理掉?」North充滿威嚴的一喊,趁著JackBunny又再度拌嘴起來之前,趕緊制止他們兩個。
「間諜?」
「噢拜託,」Tooth嘆了口氣,「你不可能不知道的。你的女朋友叫什麼名字?」
「她不是——Jack連忙否認,卻聽到身後的Elsa清晰無比的開口:「Elsa。我叫Elsa。」
「很好。Elsa...小姐,你來自Disney,是吧?」North試著擺出和善的笑容。
「對,但我不懂這有什麼關係了。」Jack忍不住握起Elsa的手。他們如果是想把Elsa趕走,他絕不會輕易答應......
「她是Disney的人,她不該出現在這裡!更別說你一直在包庇她,這根本是背叛!」Bunny跺著腳,火冒三丈。
Sandy雖然始終沒有出聲,不過從頭上紊亂的符號看的出來,他的憤怒不亞於其他三位Guardians
 
「給你兩條路:第一,把Elsa送走。第二,準備接受我們所有人的怒火——包括Man in the MoonPitch Black。」如此恐嚇性的話語從一向溫柔的Tooth口中說出,感覺似乎又更添威勢。
「但是怎麼辦到呢?」Elsa平靜地說:「我不知道怎麼樣離開。」
這個問題似乎難倒了所有的Guardians。他們面面相覷,最後North開口了:「不管了,但是至少,你們必須分開。」
 
只靠JackElsa兩人不可能對抗得了其他所有人的力量。最後Guardians決議,只給他們三天的時間,三天過後,不管用什麼方法,Elsa必須消失在Rise of the Guardians之外。
 
 
 
Jack帶著Elsa就地到North的工作室外頭,很接近他們剛從Frozen回來時降落的地方,北極的雪地上坐下。
「很抱歉讓你遇到這樣的事情。」Jack愧疚的說,他幾乎不敢看Elsa
然而,Elsa的聲音聽起來卻完全沒有不開心。
「這完全沒有關係。」Elsa似乎還在笑。「我要告訴你一個秘密。」
「嗯?」
「當你出現在Arendelle的廣場上時,那其實不是我第一次看到你。」
「不是?」Jack不禁抬起了頭,疑惑的望著Elsa。「不然?」
「那是另一個秘密。」Elsa勾了勾嘴角。
她挪動了一下位置,靠在Jack身上。Jack僵了一下,不過沒有閃開。她伸出一隻手,貼上他的手掌心。Elsa的身體很溫暖,Jack則冷得像雪,但這並不要緊。
 
她為什麼拋下王國來到陌生的世界,他為什麼甘願反抗同伴淪落至此,一瞬間都有了似冰晶般清晰剔透的答案。
 
 





 
05. Another World
 
時間:?
地點:??
 
 
Bunny突然從雪地上的地洞裡冒出來,出現在JackElsa面前,把他們兩個都嚇了一跳。
Bunny有點尷尬的看了兩人一眼,然後嘆了口氣,開始說道:「我有個辦法可以讓你離開。」
「我?」Elsa問。
「對。但是,不是到你原本的世界。」
ElsaJack互望了一眼。
「那麼是哪裡?」
「真實的世界。」Bunny一個字一個字的說著。「我的地洞,可以通到那裏。」
「哇喔,帥呆了,你怎麼從來沒告訴我們?」Jack驚地跳了起來。
「嚴格來說,這並不完全合規矩......咳,反正可以就對了。」Bunny清了清嗓子。「所以,你現在就給我消失!立刻!」
「等等,你也不給我們點時間告別嗎?也太不近人情了吧!而且她去那裡之後要怎麼辦?」
「你最好搞清楚你的身分,Jack。」Bunny帶著威脅性的湊近他。「你跟這女人也玩得夠久了。你屬於Dreamworks,她是......我不管是什麼三流公司,反正你們真的夠了喔、喔——哈啾!」
 
不等他們有更多抗議,Bunny跺了跺腳,雪地上開出一個漆黑的大洞,彷彿深不可測。Elsa小心翼翼的拉著Jack,站在坑旁邊看著,這樣不明不白地跳下去真的好嗎?
她背後突然被撞了一下——Bunny把她推下去了。然而,Jack也跟著掉了下來。
「喂,Jack!你快上來!」Bunny察覺到事態嚴重,連忙叫著。
然而已經太遲了,凍土在他們頭頂上迅速闔起。一股巨大的推力把他們極速地往隧道前推著,隧道口突然出現了一陣刺眼的白光,讓他們都逼得閉上了眼。
 
 
再度張開眼時,他們正置身於一條繁忙的街道上。四周的店家十分熱鬧,來來往往的行人不斷地從他們身上穿過去。現在顯然不是冬天,或至少是個沒有下雪的冬天,兩旁的行道樹郁郁青青,太陽在他們的頭頂上直射著,熱得快讓人融化了。
Jack很高興他的法杖還在身旁,不過,他很快就發現,這根法杖完全失去效力了。他再也無法操縱冰雪,無法召來暴風與大雪,也飛不起來了。而Elsa的法力也同樣消失得一乾二淨。
除了行人對他們視若無睹,更嚴重的是,就連物品也會直接穿透他們。這在一輛腳踏車突然闖過的時候,他們發現的。
 
所以,他們真的什麼都沒有了。家人、朋友、魔法,連世界也背棄了他們。
 
 
「我們是不是應該想辦法離開這裡?」Jack不太確定地問著。
「或許吧,但我想不到去哪裡,或著怎麼去。」Elsa偏了一下頭,說:「既然都來到這裡了,我想,有個東西要給你看一下。」
 
Elsa拉著Jack在一棟棟的建築物之間穿梭——現在連牆壁對他們來說都不算什麼了——但是似乎一直沒有找到她要的東西。
終於,她在某人的書房裡停了下來。桌上擺著一台電腦,JackJamie家裡見過這種東西,他不知道為什麼Elsa要特地找這個給他看。Elsa指了指螢幕。
看起來是張未完成的畫作,畫面中有兩個人,他看了一陣子,才發現應該是想要畫他和Elsa
「哇喔。這真是......Jack想不出詞。他一手牽著Elsa,另一手拿著法杖,好奇地戳了戳螢幕。
 
一股意料之外的力量從法杖上傳來,像是在猛力拉扯著他。Jack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發現自己已經掉進了另一個時空,幸好,他還緊緊抓著Elsa
 
 
 
這是個嘈雜而混亂的世界,真是什麼都有。山脈、沙漠、城市、稻田、太空船、飛毯、神燈、機器人......全都混雜成一片。而這裡的人也是形形色色,從侏儒到巨人,從精靈到魔鬼,有幾個角色,Jack印象中似乎在電影裡還看過。他們各自忙著自己的事情,沒有人注意到突然出現的JackElsa
 
Jack好奇地望著Elsa。「所以你早就知道?」
「知道什麼?」
「你說過你不是第一次看見我,所以你是——
「好吧,也許我湊巧看過來自這個世界的一些畫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