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69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Unlight - 真實 (瑪夏)

   
  史塔夏坐在庭院的鞦韆上,凝視著停駐在水池邊的蜻蜓。注意到來者,她抬起頭,微微一笑。
  「早安。聽說你恢復記憶了呢?」
  瑪爾瑟斯盯著她,沈默了幾秒。
  
  「你的第一階記憶裡,有什麼?」
  「咦?就是史塔夏被創造出來的經過呀。」她不明就裡地眨了眨眼。
  
  他突然覺得一陣無名火起,現在就是得不到答案嗎?不,對著人偶發脾氣是沒有意義的。他們只是人工智能,所有的表達、反應、情緒,都只是經過精密計算以後,演示出來的結果而已。
  沒有再多說什麼,瑪爾瑟斯轉身回到了宅邸之中。
  
  
  在走廊上錯身而過的,是身著草綠色褲裙,有著亞麻色長髮的少年。
  「日安。」
  原本只是平常的寒暄,對方手上某樣方正的東西,卻攫住了他的注意。
  「不好意思,請問那是⋯⋯?」
  「這個嗎?」在這名少年手中有著書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難得的是那本書與平常所見的並不相同。庫勒尼西舉起了手中的精裝書,封面燙金著斗大的三個字:「白與黑」。
  「圖書館裡拿的。」
  「這裡有圖書館?」
  「啊,瑪爾瑟斯先生來的時間還不夠久,所以不知道吧?不過,那裡的書,也只有一種題材。」
  「是什麼?」
  庫勒尼西露出了有點哀戚的眼神。
  「所有戰士的生前記憶。」
  
  x     x     x
  
  依著庫勒尼西的指示,瑪爾瑟斯來到了圖書館。這裡有著不多的幾排書架,擺著一本又一本的精裝書。在成堆的記憶中,他隻身佇立著。
  思索了一下,他走向編號01的書架:《艾伯李斯特》。
  
  
  當他自書本中抬首,從窗外洩進的陽光告訴他現在已是黃昏。
  他並沒有放過任何細節,從頭至尾。曾經身為統治者,他習慣將一切都掌握在手。可惜,所謂掌握,也只是成為他人計謀中的棋子而毫不自知。即便跨越了數百年的時空,他也不能就此無所不曉。
  至少,他再次見到了皇妃。即便是透過他人的眼,記錄著又一個拙劣的失敗品。
  為什麼皇妃就這樣棄他而去?據說,唯有生前抱憾的靈魂,才會來到星幽界。所以,他可以斷定,皇妃是幸福地死去吧?
  他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在他的記憶之後,接續著的,想必是更複雜、更險惡的未知。這座圖書館中零碎的片段,唯一的共通點就是永遠沒有幸福快樂。
  這世界真醜惡。
  
  
  瑪爾瑟斯走出圖書館,在長廊的另一端,出現了熟悉的紫色身影。
  
  連她也不會是例外的。他甚至可以合理懷疑,所謂的對應角根本是最終之大敵。隨著記憶恢復得越來越多,他覺得自己會越來越像生前的不死皇帝。孤獨,而空虛。
  
  「瑪爾瑟斯。」史塔夏露出了微笑,清脆的嗓音迴盪在長廊上。「我是站在你這邊的哦。」
  
  他的生命已經落得只剩下虛構的智能講著假惺惺的話語了嗎?不對,應該說,他其實根本早就沒有生命了。他自嘲地笑著。連生命也是虛假的。
  他突然莫名懷念起了那段什麼事情都不知道的時光,那被包裝好,保護好,遠離了殘酷真相的日子。雖然既單純又幼稚,但是或許勉強稱得上,能有那麼一點,叫做「快樂」的情緒。
  不過,時空之河是不可能逆流的。
  
  史塔夏走了過來,拉著他的衣角,仰頭看著他。淺黃色的眼珠中,或許還留著一點點遺失的純粹。——即使他心知肚明,轉瞬間就能化為血紅。
  瑪爾瑟斯勾起了嘴角,將她擁入懷中。
  「今天晚上,一起到頂樓看星星吧?」
  他近乎愛憐地撫著她的秀髮,還有那一雙奇異的兔耳。她胸前的蝴蝶結垂墜著,摩挲著他的衣裳。
  史塔夏發出了銀鈴般的笑聲。「當然好呀!」
  
  假裝一下也好。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