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69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三十九】囚籠

   
  Elsa醒來時,發現Jack就躺在她身旁的地上,閉著雙眼,好像在沈睡一般。這讓她震驚了一下。
  「Jack? 你聽得見嗎?」她搖著他的肩膀,但是他完全沒有反應。
  奇怪了,她從來不記得精靈需要睡覺,或者,能夠睡著。
  「你還好嗎?」
  她拾起Jack的法杖,用它戳了戳它的主人。Jack總算是動了一下,嘴裡發出含糊的咕噥聲,翻個身卻又繼續不動了。
  好吧,至少應該是沒有什麼危險。她很想再多確認一下Jack的狀況,但是太陽已經昇起了,她必須盡快回到王宮。
  「再會。」
  她在他臉頰上親了一下,然後快步走下階梯,往滿是積雪的北山中跑去。
  
  這裡既高且冷,與世隔絕,宛如仙境一般,足以使人忘卻一切塵事。然而終究不適合久待,只足以瘋狂任性一回。而現在,是她該回去面對Arendelle的時候了。
  
  
  Elsa一路跑到山下,在鎮上僱了輛馬車。車夫認出她是女王,甚是欣喜而迅速地帶她回到了王宮。她從大門緩步走進宮裡,沿著走廊正想走到樓梯間,卻在掛滿畫的長廊裡,十分意外地看到Thomas迎面朝她走來。
  
  「陛下,您原來在這裡!」Thomas顯得十分激動。
  「怎麼了嗎?你為什麼在城堡裡?」
  「事情不妙了,陛下。」Thomas喘著氣,往身後揮了揮手。「可以勞駕您和我走一趟嗎?」
  
  Elsa心下一驚,也許她還真的太任性了,在出發前往北山之前,至少應該先和Anna說一聲的。
  她匆匆跟在Thomas後面,腦中不斷揣測著可能的情況。城堡裡看起來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跡象,僕從與守衛如常地忙著自己的事,或許這代表事情並沒有想像中嚴重。
  
  
  Thomas帶著她走到了圖書室,所以這裡能發生什麼事?書被偷了嗎?
  當她走進門裡,卻為了眼前的景象不禁尖叫出聲。
  
  「不!這不可能是真的,Anna!」
  Anna被粗繩綁著,吊在了半空,嘴上被封了布條,只剩一雙青藍的大眼能傳達出恐懼,兩個士兵拿著長槍指著她。Elsa還來不及奔過去,兩旁的守衛就已經把她團團圍住,都帶著出鞘的刀劍。她轉頭一看,帶領她來到此地的Thomas早已不知去向。
  她被設計了,這是個陷阱。她真希望能知道主事者是誰。
  
  「我等了您一整夜,陛下。」Philips的聲音從Elsa的背後傳來。
   Elsa轉頭一看,他為什麼會放任這種事情發生?他應該要維持城堡的安全...... 不對。她駭然地望著這位她曾經深信不疑的守衛隊長,突然明白了一切,但依舊難以置信。她真是全世界最盲目的人,整個城堡裡都是叛徒,而她居然半點跡象也未 曾察覺。她最大的敵人原來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而且還在她自以為的監視之中!
  
  「你這個惡魔!」她忍不住失去理智,吼叫著。
  「要對付怪物,我想用上惡魔的手段可不算什麼。」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我難道虧待了你?」
  「不是你想的那樣。」Philips的黑眼中閃爍著奇異的光芒。「早在你加冕那一天,我就決定,Arendelle不該有像你這樣的女王。」
  「什麼?」
  
  Elsa暗自盤算著該怎麼樣逃跑,以她的魔法絕對不是問題,然而她不可能放著Anna不管。她不禁汗如雨下,心悸不已。
  
  「你的力量絕對是個危險。難怪先王始終把你關在房間裡,這是個再正確不過的決定。」
  「閉嘴!」
  「我不需要聽一個妹妹已經被綁架的女王命令。」Philips自顧自地繼續說著。「已經三月底了,半點積雪也沒融,可見這裡的天氣根本全被你搞亂了。不過這還不是全部。這也是我想綁架Anna的其中一個原因。」
  他停頓了一下,臉色漸漸顯得愈加憤怒。「你可知道你的寶貝皇妹做的事?她居然把國家大事全權交給一個才剛到這個國家一天的外國王子。根本是瘋了。不過現在看來倒也不是壞事,你們姐妹倆都一樣,很容易相信別人。」
  Elsa強忍下滿腔怒氣。「所以,你到底想怎麼樣?」
  「老實說,我也還在考慮。」
  
  Philips走向Elsa,粗暴地一把抓起她的手,用手銬銬上。她直覺地想抗拒,但是一想到Anna還在敵人手上,她不得不束手屈從。其實手銬並不會影響到她的能力太多,一切一切的關鍵,只在Anna身上。
  
  「人民太喜歡你了,不可能讓你立刻退位。不過沒關係,因為你會發佈所有我想要的法令,對吧?」Philips得意地望著Elsa。
  Anna對著Elsa猛搖頭,嘴裡發出高亢的哼聲。她知道Anna的意思,現在她應該把哪個看得更重要?Anna?還是Arendelle?
  
  Elsa還未能回應,就見到另一個同樣讓她怒火中燒的人走了過來。
  「陛下,我......」Thomas老實誠懇的臉始終沒變過,但Elsa現在只覺得這人可惡至極。
  「你這個無恥的騙子!」
  「噢,說到小Anderson,這又是另一件事了。」Philips打斷他的話。「若是女王在戀愛中,或著至少因為某些事分神,那再好不過了。結果這傢伙很顯然失敗了,不過現在證明,那也沒有關係的。」
  
  Elsa半是洩氣半是絕望地閉上了眼。不行,她不能這樣坐以待斃,一定要想辦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