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69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四十四】幽谷之音

   「你可以把全世界都凍起來,除了Jack Frost。」Pabbie用低沈的嗓音說著。「當然,還除了女王陛下。」
  Elsa心裡一沉。現在實在不需要提醒她,Jack和她有多麼相似。
  「既然這樣,究竟是什麼力量讓他沉睡?」
  
  Pabbie抬起頭,仰望著夜空。月亮既大而圓,上頭的陰影錯落有致,周圍一圈雲層都染上了銀白色的亮暈,照得整個山谷裡通明如晝。
  「這是我遠比不上的力量。」Pabbie說。「我只能在他的規則底下,試著找出方法。」
  Elsa默然不語,她早該想到的。
  
  「月中人給了我名字,但是他也只告訴我這麼多。」那時他慵懶地躺在她懷裡,抬眼望著她。「也許我只是為了要遇見你。」
  他們的一舉一動,根本都在月光的監視之下呀。如果月中人能將Jack帶到她身旁,那當然也同樣能將他帶走,雖然她想不透為什麼。她只能坐在Jack身旁,一遍又一遍地撫摸著他的臉頰與白髮,默默祝禱著。
  
  
  一片靜謐之中,突然出現了一陣低低的吟唱聲,那聲音既微而細,在山谷中卻因回聲潤色了不少,平緩舒暢如安寧的清溪。悄悄地,另一個聲音加進了重唱,稍微高亢一些,清幽的嗓音彷如早春的晨霧,朦朧幽美。漸漸地,越來越多的聲音融進了這陣歌聲。
   Elsa驚訝地看著四周正沈浸在音樂中的Trolls,雖然不解歌詞意涵,這歌聲卻如一陣清恬而細柔的微風,輕撫上她的臉頰。她不禁想起了父母,他們暖 和而厚實的雙手,此刻彷彿就搭在她的肩頭上一樣,給了她無盡的力量。她也想起了Anna,晶瑩而純真的綠眼,堅定地告訴她不要擔心。還有Jack,他們曾 一起度過的許多美麗冬日,只屬於他和她的冰雪回憶。
  歌聲終於漸漸歇了下來,就如它出現時一樣,淡淡地飄忽消散。
  「謝謝。」Elsa由衷地說。
  「不客氣。」帶頭開唱的Bulda報以一個溫暖的笑容。
  
  一曲終了,Pabbie抬起頭望著Elsa。
  「關於Jack Frost昏迷的原因,我大概有了幾個猜測,不過,還要再想清楚一點。我得和其他人討論看看。」
  「好的。」Elsa轉向四周,說:「不介意的話,可以讓我和他單獨相處一下嗎?」
  Trolls你看我,我看你,朝著彼此點點頭,然後說:「當然。」
  「你有預定要花多少時間嗎?三分鐘?五分鐘?」Olaf問:「要不要幫你倒數?」
  「呃,不用了,謝謝。」
  
  
  Trolls很善良地替他們在石階上讓出一片空地,還主動把Jack搬了上去。Elsa坐在他身旁,靜靜地望著沐浴在月色下的山谷。
  
  明知道是兩件不同的事情,Elsa卻還是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了她八歲那年的情景。那時,她也是一樣,既焦慮又擔憂,親眼看著心愛的人遲遲昏迷不醒,卻束手無策。當年她只是個小女孩,有父母親在身後堅定地守護;如今她必須一肩挑起,心中卻只覺得更加彷徨。
  
  她低頭凝視著枕在草地上的精靈半晌,忍不住俯身,吻上他冰冷的雙唇。
  沒有用,一如預料。若是有這麼簡單,Jack都能活一百次了。
  「真愛之舉能融化冰封之心。」
  但是她現在並不是想融化什麼,或著是她想錯了,畢竟真愛之舉從來都不等於吻。一定還有其他方法。
  
  想點開心的事情,Jack不會喜歡她這樣愁眉苦臉的。
  「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嗎?」雖然他也許聽不到,她還是自顧自地說了起來。
  「那時候我真的可以說是嚇到了,非常驚嚇。你可以說是——就這樣闖了進來,還把我的生活弄得一團糟。再也回不去了。」
  她自嘲地笑了笑。
  
  「不過,我想我還是應該好好謝謝你。記得嗎?那時候,你送了我一朵玫瑰。它很好,一直都在那裡。」
  她突然哽咽了。不對,明明答應好自己要開心一點的。
  「噢,求求你,別拋下我一個人好嗎?」
  一滴淚珠沿著她的臉頰滑下。
  「我愛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