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69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四十五】許諾

   
  
  Jack猛吸了一口氣,奮力用手把自己撐了起來,同時睜開眼睛。Elsa驚訝的臉映入眼簾。
  「你醒了!」不等他反應過來,Elsa已經撲過來,緊緊抱住了他。「謝天謝地!」
  「對,我醒了。哈哈!」
  他捧起她的臉,欣喜若狂地吻了下去。好像過了一世紀那麼久,他們才依依不捨的離開了對方的唇。
  
  他們互望了好一會兒,各自在腦中找尋著字句。
  「嗯,謝謝你救了Anna。」
  「這種事別跟我說謝謝,那是應該的。」他說。「我很高興你也沒事,哈哈!」
  「所以,你是怎麼了?你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嗎?」
  他微微一笑,輕撫上她的臉頰,替她拭乾臉上的淚痕。
  「你先說你的。在城堡裡到底怎麼樣了?」
  「沒什麼。我只是⋯⋯沒盡到女王的責任而已。」
  
  Elsa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訴Jack。她一面說著,一面卻越來越心虛。她突然覺得Philips對她的怒吼其實不無道理,她的確很多事情做得不對。事實上,打從她從加冕舞會上逃跑開始,好像還沒有幾件事情是做對的。
  
  「沒那麼嚴重,」Jack說。「你頂多也只是把東西冰起來——再解凍就好了嘛。我看過別的國王,不管以前還是現在,他們做的事情可都比你要嚴重得多了。」
  「可是⋯⋯那你呢?你又是怎麼了?」
  「老實說,我並不太確定。」Jack抬起頭,搔了一下後腦勺。銀白色的月光灑落在他的臉頰上。「不過我想,我該離開了。」
  他短促地笑了一下,又加上一句:「難得月中人終於跟我說了名字以外的事。」
  
  但是Elsa笑不出來。她下意識搖了搖頭,好希望是自己聽錯。Jack用手指輕弄著她的髮辮,在上面留下了片片雪花。
  
  
  「你有你的責任,而我也有我的。」他說。「只是我不知道那是什麼。」
  事實上,他已經找了一百年,卻依然無解。
  「總有一天你會找到的。」
  她不禁緊緊抱住了他,把臉埋在他雪白的短髮旁,感受著他冰寒的氣息。周身的寒意朝她襲來,不過她一點也不在乎。
  他輕拍著她的後背。
  「明年冬天,我會再來。」
  「不,你不會。」她的聲音雖輕,語氣卻堅定得連她自己都嚇了一跳。
  「為什——」
  「要是有這麼簡單就好了。」
  
  她稍微離開了他的身子。月光下的一切都變得好美,美得有些虛幻。她真想不計一切代價,只為把精靈的聲容形貌一點一滴保存下來。
  
  「我得說,」他霍然站了起來,伸手指著月亮。「你就不能想點什麼辦法嗎?要我們分開,那好歹讓我們能抱著重逢的希望!」
  
  然而,許久沒有回音。在Elsa眼中,月亮似乎閃動了一下。不過,那很有可能只是錯覺。
  
   Jack頹然坐下,Elsa牽起了他的手。他們肩並肩坐在石階上,半斜的月亮把兩道灰影映在了山谷之中。Trolls早就變回了石頭,一個個歇息著。遠 方的山腳下,該是Arendelle的地方,燈火也一盞接著一盞熄滅了。但是他們還醒著,就這樣一直坐著,相互依偎,直到月亮在西山的後方隱去,徒留半天 的晨星。
  
  天色漸漸亮了。她居然一整夜沒睡。
  
  而最後他還是倒在了她的肩上,像個孩子一樣沉沉睡去。她嘆了口氣,把他抱起來,帶回Pabbie面前。
  
  x      x      x
  
  Pabbie看了看Jack的情況。
  「我現在想得到的方法中,最好的還是更改記憶。」
  「像你以前對Anna做的那樣?」
  「有點類似,但不完全是。而我必須承認,我不知道這是否真的是最好的方法。」
  
  Elsa低頭看著Jack,她事實上也沒有什麼選擇。相隨左右,卻陷入沈睡;或是分道揚鑣,讓彼此自由。如果月中人如此堅持的話。
  
  
  「你打算怎麼做?」
  Pabbie皺了一下臉,猶豫好一會兒,才說:「我會想辦法做個手腳,讓他覺得和你相處的時光都是夢。」
  「夢?」Elsa哀哀地說:「Jack不會作夢。」
  「那麼,你就會是他唯一的夢。」
  
  Elsa抬起頭,Trolls全都目不轉睛地盯著她,Olaf也凝神等待著。
  「那就動手吧。」她輕聲說著。
  他會繼續快樂地過上千年。而她的一生結束後,也不會再有憂愁了。
  
  Elsa揮了揮手,在Jack四周召來了片片冰雪。雪花隨著她的手勢,在朝陽底下凌空起舞,直到風止。白雪在他身旁圍了一圈冰色的花環。
  
  Elsa在Jack醒來以前便離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