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69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Day 5 Kissing(羅索x瑪格莉特)

   
  
  
  當羅索發現自己的現世記憶中居然出現了瑪格莉特時,心中的訝異非比尋常。
  
  他一向習慣自己一個人研究,這點從他剛來到星幽界時,就已經非常肯定。然而他後來還是打破了原則,這個例外叫做瑪格莉特。無獨有偶,在地上的世界,那個例外,也叫做瑪格莉特。不知該說是命中註定,還是孽緣。
  
  對他而言,研究夥伴只是學術上的必要。如果可能的話,羅索還是希望能維持著井水不犯河水的狀況。最好,就像實驗室裡有兩台人形機器,可以觀察、做實驗、記錄數據、交換分析結果,這樣就夠了。
  
  只是沒想到,早就失去身體的瑪格莉特,反而比他這個貨真價實的活人,還要顯得有人性似的。
  
  |
  
  
  
  瑪格莉特是什麼時候開始誘惑他的,羅索已經失去印象了。
  
  也許,打從他們開始一起在實驗室裡研究混沌元素時,就已經有了若有似無的曖昧。但是在羅索看來,那也不過是偶然罷了。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幾天、幾個星期都攪和在一起,又幾乎完全沒有旁人打擾,有一點異性相吸,不足為奇。
  
  最過火的還是瑪格莉特主動親了他臉頰那一次,甚至得寸進尺把手繞上了他的脖子。他們那天好像還談了一點別的話題,欲望與身體什麼的。但是羅索記得自己移開了瑪格莉特的手腕。
  
  或許只是他自己想像力太豐富。研究到苦悶時總得要尋些刺激,不過就只是個無傷大雅的玩笑而已。尤其是,瑪格莉特並沒有露出不滿或是失望的神情。
  
  |
  
  最古怪而不可思議的事情或許是,雖然是在死後的世界,羅索和瑪格莉特卻幾乎是照著劇本,重演了一次一模一樣的經歷。這讓羅索更加訝異,不過呈現在臉上,也只是嘴角微微抽動一下而已。
  
  當然了,他並不打算告訴瑪格莉特。尤其,在星幽界裡,這個故事還莫名的有了後續。
  
  在不過三天之後,他就已經和瑪格莉特快速略過前面的所有步驟——交往、牽手、擁抱......。只能說瑪格莉特的確是個很有魅力的女人。羅索想著。俗話說的,當個禽獸,或著禽獸不如。
  
  好吧,至少還不會有太多牽絆,希望如此。在羅索見過為數不多的實驗室戀情中,沒一對是有好下場的。愛情與研究不能並存於世。他在腦中堅持著。
  
  
  沒過幾天之後,輪到了瑪格莉特取回記憶。羅索淡淡的說了聲祝好運,然後就關上實驗室的大門,繼續埋首研究。
  
  第一次取回記憶,往往讓人很難以接受。所以羅索並不意外地發現,瑪格莉特回來之後,就一直顯得鬱鬱寡歡。他並沒有追問原因,就像當初他也沒有告訴她,自己的記憶裡頭有著什麼。他們從來就不是戀人,他也沒有安慰她的義務。
  
  |
  
  兩天之後,某個等待儀器運轉的空檔時間,羅索背靠椅子,半瞇著眼假寐。瑪格莉特從背後搖了搖他。
  
  「要不要泡杯咖啡?」
  「哦?」
  自從恢復記憶之後,瑪格莉特終於主動開口和他說話,羅索不得不稍微振奮,打起精神。
  「想喝咖啡就自己去泡。我想睡了,儀器你幫我盯著。」
  
  瑪格莉特皺起了眉。
  「羅索......」
  她輕聲念出他的名字,臉上少了平日慣有的美麗笑容,取而代之的竟是掩不住的疲態。
  羅索說:「我不知道,原來你也會累呢。是需要充個電,還是補充混沌元素啊?」
  瑪格莉特苦笑著。「你果然還是只把我當成影像。吶,我的身體的確是不會累。」
  
  瑪格莉特在羅索旁邊的椅子上坐下。
  「我知道你的記憶裡有我吧?在很多其他人的記憶中,也有我們兩個一起出現的時候,只是,我的記憶中卻沒有你,完全沒有。」
  「正常。在我的第一階記憶裡,你可是連根頭髮也沒有。」
  「不是那樣的。我的記憶是......失去身體以前的事情。」
  「還有丈夫和孩子,是嗎?」
  
  聽到這句話,瑪格莉特突然整個臉都垮了下來,即便羅索再怎麼想裝得沒看見,也是不可能的。
  「喂,等等,我說錯話了嗎?」
  「你早就知道?」
  羅索聳聳肩,沒有回答。
  
  瑪格莉特垂下頭,突然哭了起來。
  
  
  羅索一時手足無措。他不安的瞥了一眼還在加熱中的儀器。他就知道,聊太多私人話題肯定會壞事,但是,他當然也不可能就這樣丟下瑪格莉特不管。
  
  「瑪格莉特......」他緩緩地開口,比在國際研討會上發表還要謹慎斟酌著用詞。「我想說...... 對不起?」
  瑪格莉特往羅索身邊湊近,伏在他的肩上,哭得更傷心了。
  
  「我的孩子得了重病,丈夫背叛了我,然後你......就只會冷嘲熱諷。」
  「我.....真的很抱歉,瑪格莉特。」
  
  瑪格莉特抬起頭,撥開天藍色的劉海,用手背抹了抹淚。這不像瑪格莉特,她一向都是掛著美麗到幾乎不像人類的微笑,優雅地在實驗室裡穿梭。那才是她該有的樣子才對。然而羅索不得不在心底承認,此時的瑪格莉特,給他一種非常非常想要保護的感覺。
  
  瑪格莉特伸手摘下了羅索的護目鏡,然後往前靠近,直到她的唇貼上了羅索的。
  這是第一次。
  
  曾有人說,嘴脣是貞操的最後一道防線。羅索這才突然了解,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羅索閉上眼,摟著瑪格莉特的短髮,品嘗著死後的第一個吻。濕濕的,大概是因為她剛哭過。他不會說自己的技巧有多高明,不過她似乎很享受著。當他再度睜開眼時,他看見她的嘴角又恢復了常日的弧線。
  
  他逍遙的單身生活,大概真的可以宣告結束了。這次,瑪格莉特已經不只是交出了她的人。他又親了一下她的臉頰,正在半乾的淚痕上。那真的是非常接近活人的真實感。
  
  
  「別忘了記錄數據。」瑪格莉特指著牆邊已經在沸騰的儀器。她穿好白袍,走到實驗室的另一頭,準備清洗器材。
  「遵命,我的夫人。」羅索喃喃自語著,將護目鏡重新戴上。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