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69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7. 飛

瑪爾瑟斯伸出雙指併攏,輕點在史塔夏的臉頰上。
「白鴉。」
一團乳白色的光暈從他的指尖浮現,頃刻間流淌過史塔夏的全身。她稍微動了動,眼神裡的瘋狂卻沒有絲毫減輕。

看來只靠他自己的力量是不夠的。那麼他該把史塔夏帶去哪裡比較好?他知道導都有著全大陸上最精良的醫療技術,但是他不信任那個地方。史塔夏的妖精身份,在那裡肯定會惹出不少麻煩。

一個模糊的影像閃過瑪爾瑟斯的心頭,他瞬間辨認出,那是「他的」神殿。在那裏,因為結界作用,他的力量遠比在外頭要來得強大。否則,也有許多的醫療型祭司,或許能夠幫上忙。

但是他真的就要這樣,自投羅網回到神殿裡嗎?他是真的好不容易才離開了那個地方,外面的世界或許不美,但是有著純然自由的空氣。相信史塔夏也是為了那分自由,才脫離了自己的族人。他或許可以忍受,但是她不會喜歡再被關進另一個牢籠裡的

「史塔夏。」他貼近她的耳畔,輕聲喚著。妖精的尖耳輕輕地刮著他的臉頰。「你認得我嗎?我是瑪爾瑟斯。」
她瞪著他,血紅的眼瞳只有全然的空洞。他越是仔細地瞧著,才越驚覺她先前都被他刻意忽略了的美麗。然而此刻卻是一種病態、扭曲、怪異的美感。他只能越發不捨地摟緊了她。


當瑪爾瑟斯回過神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不知不覺已經離神殿越來越近了。鮮綠色的山丘後方,純白的大理石神殿正矗立著。神殿外圍似乎有些騷動,看起來衛兵隊很有可能是全部出動了。瑪爾瑟斯在山腳下降落,依然抱著史塔夏,沿著大道往神殿的方向走去。他並不意外,在空中行動,本來就很容易成為目標。

才走不到三分之一的路程,瑪爾瑟斯就見到前方走來一大片黑壓壓的人馬了。為首的是艾伯李斯特,站在他右手邊的則是艾依查庫。
瑪爾瑟斯當然不會以為這群衛兵是出來歡迎他的,他小心翼翼的把史塔夏放在一旁的草地上,然後握緊了斧槍,凝視著來者,思考談判的可能。

「我等是瑪爾瑟斯,以星辰之名,站立於此。」他巍然橫於道路上,睨視著前方的隊伍。
「真有趣,早就想跟你打一場了。」艾依查庫齜牙咧嘴地朝他挑釁。

他有些不安的往史塔夏的方向靠近了一點,她還躺在地上,軟綿綿的,像個布袋一樣。眼尖的艾伯李斯特當然沒有放過這一幕,當瑪爾瑟斯意識到他想做什麼的時候,已經太遲了。

「放過她!她和你們沒有任何關係。」
瑪爾瑟斯舉起斧槍,將一個又一個試圖接近史塔夏的衛兵擊垮。然而這只是更加嚴重地曝露出致命的事實:他不能失去史塔夏。

瑪爾瑟斯終究是寡不敵眾,眼見一發子彈劃空飛過,直打向史塔夏的方向,他卻自顧不瑕,無力擊落——

史塔夏突然從地上跳了起來,一把抄起壓在身下的雨傘,往敵人的方向衝了過去。子彈擦過她的上臂,只劃了個皮肉傷。艾伯李斯特的隊伍被弄得糊里糊塗,全都驚呆了。瑪爾瑟斯也不例外——她是怎麼恢復力氣的?


「大家!一起去死吧!」
沒有人來得及看到史塔夏是怎麼動作的,只覺一道紅色的影子閃過,那個倒楣的衛兵身上已經拖了一道既深又長的傷口,鮮血灑滿了石鋪路。


———————


事情發生時,艾利絲泰利雅正待在圖書室裡。事實上,她已經在圖書室裡花上好幾天的時間了。她一一瀏覽過神殿裡最原始的古籍,試圖從這些古老的文字中,求出能擺脫困境的方式。

鳳凰。預知。星辰。神的旨意。轉世。記憶。聖之契約。艾利絲泰利雅從成堆的羊皮紙卷中抬起頭,雪莉和多妮妲就站在她面前。

「瑪爾瑟斯回來了。」
「但是情況失控了。」
幼女祭司帶來的消息,讓她十分不安。

「諸神保佑。以神殿樞機主教之名,你們如果有辦法的話,就快點逃離這裡吧!」她鎮靜地說。「趁著外面大亂,沒有守衛攔在門口。」
她不知道這兩個小女孩究竟有沒有聽進去她的話,但是至少她試過了。


雪莉和多妮妲前腳剛走,貝琳達後腳就已經踏進來,帶著滿腔的怒火。
「你對我們的衛兵動了什麼手腳?」貝琳達金色的眼珠骨碌碌地轉著,艾利絲泰利雅一點也不敢和她對上眼。
「我祝他們一帆風順。」艾利絲泰利雅說。
「胡扯!」
「難道我會眼睜睜放著艾伯李斯特去死?」

艾利絲泰利雅從座位上起身,幾綑卷軸從她的膝蓋上滑落到地毯上。
貝琳達怒目而視。「你要去哪裡?」
「為這一切祈禱。」


——————————


瑪爾瑟斯看著紅髮的史塔夏橫掃全場,就憑著那把紅色雨傘。這已經不是一場戰鬥,而是血淋淋的殺戮。
艾伯李斯特下令撤退,眾衛兵死的死,傷的傷,事實上不用特地下令,他們早已全部各自逃命去。

青翠的草原上染滿了血,整支隊伍徒留一片殘骸。瑪爾瑟斯和史塔夏是這片土地上僅剩站立著的兩人,肩並著肩,看著遠方的神殿。


敵人離去以後,史塔夏的頭髮漸漸從鮮紅轉回了淺紫色,瘋狂而失神的眼瞳,也恢復了正常的淡黃色。
「哎,鳥人——」
她朝他露出了甜美的笑容,然而一句話還沒說完,就突然雙腿一軟,倒在了地上。瑪爾瑟斯連忙俯身查看她的情況,她發出勻細的呼吸聲,看來,竟是安詳地睡著了。

瑪爾瑟斯替她拭去臉上的血跡,將熟睡的她再度抱起,低頭在她的額頭上印下一吻。
走吧,我們離開這裡,去一個沒有人能找得到的地方。就只有我和你,兩個人,遠走高飛。

火紅色的羽翼展開如虹,橫越過碧藍的天際,往無垠之處飛去。


——————————————

艾利絲泰利雅飛奔到了瑪爾瑟斯的房間,注視著鏡中的自己,蒼白、慌亂、而且恐懼。

落地窗外,午後的陽光斜斜灑落在中庭裡,環形石磚閃著微微的反光,圓心處的祭壇依舊充滿著聖光。她步履維艱地往戶外走去,跪在祭壇旁邊,彷彿用盡畢生的力氣,念完最後一句禱詞。

祭壇陡然發出了強烈而巨大的閃光,即便是在白晝也清晰無比,亮白色的光圈籠罩住了整座神殿,轉瞬之間,吞噬了一切。


山丘後方,只剩下一片青青草原,風和日麗,彷彿一切都不曾存在過。



(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