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69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It's Real〉試閱



新曆1314年。人類早已拋棄了以基督為本的西元記年,或許連帶著信仰一起拋棄了。
在 這個年代,唯有科學才是真實。所有的傳說、神話、宗教、歌謠,全部都被棄如敝屣,在一次又一次的革命之中,灰飛煙滅。大家幾百年前就已經不再過聖誕節,而 幾乎沒有人記得復活節是什麼東西。幼兒的乳牙脫落後被放在真空保存的滅菌盒中,而哄小孩睡覺唯一的方式就是給他們加了高量營養素的的奶水。
守護者從來沒有面臨過這麼嚴重的挑戰,然而這個趨勢似乎不可逆。大家都心知肚明,他們的力量,只有一天比一天衰弱,而且是直線下滑中。這樣的現象,也早已長達上百年。
這倒不代表夜魔過得比較好,人類在泯滅童話的同時,也早已戰勝了對妖鬼的恐懼。當他們做噩夢時,只要一粒藥丸,就能呼呼大睡到天亮,誰又在乎得了床底下的黑色夢魘?
屬於守護者的年代早就過去了。月中人自該心知肚明,北極的工作室也因此,很久、很有沒有接獲任何來自月亮的訊息了,他甚至大概也懶得召喚另一位守護者,來挽回頹勢。因為大家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
 
Jack Frost不記得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他再也不曾見過其他的守護者夥伴。或許是從Bunny先開始的,但是他不敢,也不願確定,畢竟守護者平時各司其職,百年難得見上一次面。失去一位夥伴,就像是雪花融去,細微地幾乎不可察,甚至世界上根本沒有人在乎。
他 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居然還能夠留在這世界上,即便根本沒有任何一個人類相信他。也許他畢竟是冬日的精靈,只要冬天還存在一天,他就不會消失。但是這實在沒有 什麼意義,因為對人類來說,也早就沒有下雪這種事情了。他們無時無刻不把自己關在人造建築中,以阻絕過多的紫外線輻射、濃厚的廢氣、腐蝕一切的酸雨。同 時,也順便阻隔了嚴冬及酷夏。
如果降下雪花卻不能夠被任何人欣賞,那還有什麼意義?
 
好笑的是,月中人曾經三百年不願回應過Jack隻字片語,在這個大家都邁入毀滅的時代,他反而主動和Jack說起了話。偶爾,還會回應他的種種抱怨。
「我說,人類早就不需要我們了。」Jack重複著不知道第幾次的句子。大概老了就是這樣,只能一直緬懷過去,重複說著一模一樣的句子。
「我還有一件事情沒有辦完。我答應過的。」月中人依舊如此回答。但他從來沒有說是什麼事情,似乎也不打算和Jack解釋。
「那是你,但我的工作已經結束了。」
「不,你也還沒。」
 
Jack不再理會月中人空靈又謎樣的話語,在空中轉了個身,直接降落在屋頂上。他居然連惡作劇都懶了。
屋頂上空,雲層掩著稀疏的幾顆星,彷彿正標舉著這黑暗的年代。
 

x     x     x

 
從她能夠識字以後,就不斷追問著身邊能遇到的每一個人:「什麼是雪?」
大人會露出困擾的表情,然後找出一本圖畫書,指著上面白色的東西給她看。同齡的小孩則會毫不留情地嘲笑她,好像她說的是打算去屠龍或著尋找美人魚。
她會繼續問大人,那麼雪摸起來是什麼感覺?嘗起來是什麼味道?落在身上會怎麼樣?為什麼以前的人不喜歡雪?直到大人的耐心被她消磨得一乾二淨,因為他們自己也根本沒有見過雪。
 
她長得夠高可以搆到窗戶鎖的時候,曾經試著把窗戶打開過一次。那是個老師不在教室的午休,她夥同幾個孩子,一同揭開了那厚厚的窗簾,刺眼的陽光直射進來,有人就忍不住驚呼了起來。她打開窗子,熱熱的,但是又有陣風吹了進來,帶來些許涼意。
所以這就是夏天,這就是微風。
老師發現以後,自然是大發雷霆,尤其責備她,身為班長,平常又是如此乖巧認真,怎麼能做出這麼荒謬的事情。
大概就是從那時候開始,她意識到,自己與身處的世界有多麼格格不入。
大家喜歡過著無晴無風無雨的日子,窩在建築物裡讓他們很有安全感,然而她只覺得一天比一天乏味。她始終沒忘記那天午後的陽光,燦爛如畫。她想念那樣的光線與熱度,而不是冷白色的燈管。
 
她並沒有忘記雪。比起炎夏,她對於冬日的好奇只有過之而無不及。
書 上說,冬天的氣溫低得可以讓人的嘴脣發紫、臉色蒼白,嚴重時,耳朵、鼻子,都會像是被火燒一樣地痛。她雖然半信半疑,但是還是決定謹慎一些。她花了好幾個 月的時間,用毛線和鉤針,小心翼翼地做出一件又一見的禦寒衣物:手套、針織帽、圍巾。她還不得不時常挪出一點時間來做布偶,以免被旁人察覺她別有用心。
 
然而,無論她怎麼樣謹慎,還是被同學歸在異類之列。也許是她平時太沈默拘謹,不苟言笑,成績又過分優異。沒人敢真的欺負她,但是她默默地孤立於班級之外。
曾有人戲謔地在背後以「冰山美人」稱呼她。她不敢說自己多美,但無可否認,她的確像冰一樣。如果冰雪正如她想像中那般的話。
 
高牆將世界與人類隔絕,而她又將自己與人類隔絕。


(試閱結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