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ernal Sunshine

關於部落格
  • 67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L窗景企劃-- 瑪格莉特《天藍》


對這些問題,瑪格莉特總是笑而不答。如果問話的人沒有切中要點,回答的人就沒有應答的義務。這和作實驗一樣,成功需要機緣。

某日當她倚在窗邊,就著天光,低頭寫著筆記,身後有個男人開口了:「真不可思議,你的頭髮和戶外的天空真像。有一瞬間甚至像是融化在背景中一樣,一點破綻也沒有。」要能夠抓到那不可思議的一瞬間,想必是凝視了瑪格莉特很久。瑪格莉特最後選擇了他作為生命中的男人,儘管對於問題的核心,他只打出了一個中規中矩的擦邊球。


瑪格莉特還不是工程師時,在一所頗負盛名的理工學院裡讀書,有著極優異的成績。三年級時她進入學校頂尖的實驗室裡頭實習。這間實驗室的主要研究內容是全像術,一種藉光的繞射而重新形成一個與原物體幾乎完全相同的立體影像的技術。是那樣單純美好的日子,與混沌元素完全扯不上邊。

實驗室裡有扇很大的窗子,為了避免實驗過程中的任何意外,每天做實驗時,窗子都是大開的,無論或晴或雨。當窗戶外不再有陽光透進,他們就知道,又是晚餐時間了。

全像術的研究很平穩地發展著,卻在臨門一腳遇到了瓶頸。儀器已經完全製備完畢,每一個環節都沒有疏漏,但是卻無法順利啟動。他們試過了各種方式,白光、雷射光、X光、微波⋯⋯無論哪一種能量形式,都會陷入能源不足的窘境。

「為什麼會這樣?當初的設計之中,沒有考慮到能源輸入的問題嗎?」身為剛進入實驗室不久的助理,瑪格莉特很自然地提出了疑惑。
「最初這個計劃是有兩位教授合辦的,但是半年前他們分道揚鑣,其中研究能源部分的C教授帶走了大半的資料。組裝部分全部都沒有問題,理論上想法也可行,只剩技術上遲遲出了問題。」

眾人束手無策了好幾天,窗外的天氣似乎也順著他們的心情一樣,飄了好幾天的毛毛雨。

到了終於放晴的那一天,眾人大概都陷入頹然放棄的氛圍中了。偌大的實驗室裡,一群技術人員三五成群,各自或嬉鬧或讀著書。儀器就放在桌上,沒人想理會。實驗室中每個人都徹底研究也操作過了,沒有一個人有辦法。瑪格莉特也只是抱著無聊的心態,走向了那台儀器。

淺橘色的眼瞳對著儀器的發射孔,一秒、兩秒。沒有動靜。瑪格莉特一聳肩,走向窗邊的椅子,好整以暇地從包包裡拿出了最新的羅曼史小說。

一聲驚呼突然打破了早晨的寧靜時光。
「哎呀!瑪格莉特,小心!」
什麼?她太專心在書中劇情,一時竟沒反應過來。
「發生什麼事了?」
「糟糕⋯⋯來不及了。」
實驗室裡的學長姐紛紛圍了過來,半是驚訝半是讚嘆的盯著瑪格莉特。
「怎麼?」
「你的頭髮。」

瑪格莉特從手提袋裡拿出鏡子,一照之下,驚訝地發現自己的頭髮已經變成了淡藍色,鮮豔,怪異,但是倒也有另有一種美感。她差點沒因為驚訝而手滑摔了鏡子。

「全像術突然啟動了,正好照在你的頭上。你沒事嗎?」
「我沒感覺到什麼不對⋯⋯」

一名資深的研究員檢查著儀器。「原來如此,一定要夠強的⋯⋯以單位換算是600燭光以上,才能夠⋯⋯所以⋯⋯啊!一定要用太陽當光源才行。」
「但是那樣也只能夠有白光。」另一個學姊和他爭辯著。
「不會的,你看瑪格莉特的頭髮。」

無論原理是什麼,陰錯陽差之下,瑪格莉特成了實驗成功的第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在頭髮上留下了永無抹滅的痕跡。被永遠定格在那一刻的,便是那一日的天光,一碧如洗的藍天。

儘管到頭來這是個僅能刊登在二流期刊上,只能夠得到一個禮貌微笑的研究結果,在一生中卻很難得能有這麼單純美好的實驗時光。



在經過許多風風雨雨之後,她或許也是忘了。不過當那個頂著酒紅色香菇頭的狂妄工程師見到她時,第一句問候就是:「喂,全像術,是吧?」
她並沒有回答。只是覺得心裡有個地方掀起了小小的漣漪。

瑪格莉特轉頭望著窗外的天,髮色悄然融在了天光之中。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