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69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Jack x Elsa] 吼吼燒 (Incendio)


【咒語列表】
Incendio 吼吼燒
Reparo 復復修
Aguamenti 水水噴
Lumos 路摸思





  Jack望著自己那根只會從末端冒出白霧的魔杖,百無聊賴地嘆了口氣,隨手一揚,數不清是第幾次念著:「Incendio!」
  起初看來沒發生什麼事,直到幾秒之後,前方那根練習用的蠟燭突然從中間折彎,斷成了兩截。

  「或許你好歹是給它加了點熱。」一旁的Elsa絲毫不帶同情地說。
  「夠了,我放棄!」
  Jack差點想把蠟燭丟到地上,順便多踹幾下,不過他的理智及時阻止了這件事。

  「你根本就沒有在試著控制,對不對?」Elsa用魔杖指著蠟燭,「Reparo.」
  蠟燭被修好了,重新好好地站在燭台上。
  Jack雙手一攤。「我沒辦法!這是天生的,這力量就是——會從自動手裡面冒出來!」
  「不要去感覺它!你這句話或許能騙得了所有人,但是騙不了我的。」
  「你到底是怎麼辦到的?」Jack悶悶地說:「我就是希望你能夠幫我。」
  Elsa沒有回答,而是再度用魔杖指著蠟燭。
  「Incendio.」
  一道火焰倏地從她的魔杖噴出,不偏不倚打中了蕊芯。蠟燭熊熊燒著。
  Jack只能一嘆再嘆。不愧是全校公認的高材生Elsa,連逆天的能力都如此強大。

  「我可以猜想,你的Aguamenti也是一樣地糟。」Elsa冷眼看著他。
  「噢不,事實上是更糟,糟透了。」Jack不禁咧嘴一笑。他舉起魔杖,往空教室的角落隨意一指:「Aguamenti!」
  一般人的魔杖頂端應該會噴出一條清澈的水柱。然而從Jack的魔杖出現的,是好幾道流雪,速度之疾連Elsa都能感到些許陣風。白雪撞上牆角之後,迅速蔓延,直到半面牆上都結滿了冰霜。
  Elsa似乎是有點被嚇到了,不過愣了一秒之後,她就立刻一彈指,將教室裡的冰雪全部都消除掉。

  「真是......你以前考符咒學,就這樣考?」
  「對啊。」Jack臉上仍帶著笑意。「教授很乾脆地給了我零分。」
  「那麼你就繼續考零分去吧!不用再問我什麼咒語了,既然你根本就不打算學好。」
  Jack急了。「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啊!我是真的很想把這個咒語弄好,不然,我就得去學怎麼樣像個麻瓜一樣生火了,哈。但是我就是辦不到,我的魔杖......從這根魔杖上面,根本不可能冒出火焰!」
  將自己的無能歸罪於魔杖,是最愚蠢不過的藉口。因為,是魔杖選擇巫師。什麼樣的魔杖,恰恰也反應了什麼樣的主人。
  Elsa深諳這點,因此她借了Jack的魔杖來試。而同時,Jack也拿了她的。

  「Incendio.」Elsa第三次將魔杖對準了蠟燭。結果仍然如先前一樣精準,蠟燭被點燃,熊熊燒著。
  然而燒著的是冰藍色的火焰。
  一時之間,Elsa和Jack都目瞪口呆看著那根蠟燭。
  「太神奇了!」Jack終於回過神來,不禁興奮得跳上跳下。「這真不可思議!你一定得去告訴符咒學教授。」
  Elsa伸手碰了那火焰,果然是冷的,就像冰一樣。
  「好吧。」Elsa緩緩說著:「我想我能了解你的魔杖怎麼回事了。它實際上並不是帶有冰屬性,而是特別容易誘發人的天性。」
  「真的?那麼由你用起來,應該更順手?」
  Jack沒有了魔杖,就只是個平凡人——所有的巫師和女巫都一樣。然而舉校皆知,沒有魔杖的Elsa,仍然是Elsa。而且恐怕還是加倍危險的Elsa。
  「不,我覺得這根魔杖,太......」Elsa隨意揮了揮,幾片雪花隨著她的動作輕巧飄下。「......太不受拘束了。那麼你用我的魔杖,感覺如何?」

  Jack這才舉起Elsa的魔杖,喊著:「Incendio.」
  什麼事也沒發生。
  魔杖沒有起霧,蠟燭也沒有變化,就好像他剛才念的不過是「早安」。

  Elsa皺了一下眉。「你試個簡單點的咒語。」
  「好。」Jack說:「Lumos.」
  魔杖頂端發出了微弱的白光,然而幾秒後就熄滅了。

  「你的魔杖實在很難用,好像......怎麼說,阻力很大。」Jack將魔杖和Elsa換回。「你居然能忍受這東西七年?」
  「準確來說,是六年又三個月。」
  「你的魔杖是誰做的?」
  「奧利凡德。我們不都是嗎?不過,這魔杖原本是我母親的。」
  「是魔杖選擇巫師。」Jack說了一句連他自己也似懂非懂的話。「我的魔杖選了我,或許我就是不適合Incendio這個咒語。」
  「這是每年必考題喔?」
  Jack聳聳肩。「我靠別的咒語補過去就是,比如......飄浮咒,這我可厲害了,哈哈!」
  「一年級學的東西,你也拿來炫耀啊。」

  Elsa低頭看了一下手錶。「我也差不多該走了。你再試著控制一下吧,不然,遲早會出問題的。」她的語氣中帶著些許的緊張。
  「好吧。」Jack把蠟燭收進包包裡,「同樣的話回送給你。」
  Elsa原本已經要走出教室門,聽到這句不禁回頭瞪了一下。
  「我很認真的。」Jack朝著她微笑。

  她大可以藉著學姊的威勢,不顧形象把他大罵一頓。不過就是個只會耍小聰明,整天被罰勞動服務,自以為很帥,做事完全不顧後果,什麼都不懂的四年級生,憑什麼教訓她啊?
  然而這句話確實刺中了她。大家都知道她的冰雪魔法有多麼令人瞠目結舌,不用咒語,不用魔杖,隨心所欲。卻沒有人知道,在這樣完美的外表底下,她是拼了多少的力氣在控制與隱藏。否則就會如山洪傾瀉,一發不可收拾。就好像那個時常為人提起的比喻,表面上優雅游水的天鵝,水面底下的腳掌是踩得比誰都還要費勁。
  這個名叫Jack的少年,卻好像直接戳破了這個幻象。她突然覺得自己的秘密都被看光了,那是很不舒服的感覺。
  Elsa甩上了教室的門。砰地一聲,整扇門都結凍了。

  「哎,我又沒說錯?」Jack自言自語著,一面收拾著東西。他不禁懷疑起Elsa是不是真的像傳說中那樣高傲,再怎麼說,他的情況也是全被她知道得一清二楚啊,是有沒有必要這麼生氣。

  當Jack準備開門離開,才突然意識到事情不妙。
  他鐵定會為了這扇門被飛七盯上的。

  那個雷文克勞根本比他這個史萊哲林還有心機啊!


(完)


——————————————————————————

其實我不確定飛七到底還在不在XD
抱歉咒語都寫原文,中文的翻譯實在讓人哭笑不得,如果閱讀有障礙再跟我說吧。

一直覺得,冰雪組就是該會很有話聊啊!在HP的世界裡面,他們根本應該去創辦個什麼「冰雪魔法促進研究會」之類的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