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69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Jack x Elsa] 冰封之心(六)

   過不多時,有另兩個人來了。他們窸窣討論著某些棉花及奴隸的事情。她試著不去注意,但幾個字眼還是飄進了她的耳中。
  「…….說,有個Overland家的......」
  Elsa不禁一陣驚惶,她認得Jack的姓氏。她豎起耳朵繼續聽。
  「喂,這裡不是真的有水妖吧?」
  「哼,Eddy那人就相信。就是他說見到這冰上有個大洞,鬼扯淡。」
 
  Elsa記得他在說什麼。那天Eddy偶然闖了過來,Jack不得不趕緊逃走。而Eddy在湖邊等了很久,他當然見到了她潛下去的洞口,不過顯然他一點也不想追究。例行交易完成後,他一刻也不停留地走了。
 
  接下來Jack沒再被提起過,水妖的傳說也只出現了一次。她稍微鬆了口氣,在水中恣意舒展手臂,聽著他們的腳步聲逐漸遠去。
  不對,少了一個。他們來時共有三個人,離開的卻只有兩個。
 
  「回頭見,Hans。」Telly的聲音說著。
  這名字讓Elsa不禁心裡一沉。
 
  她聽見那個被稱作Hans的男人在湖邊來回逡巡,偶爾發出深沈的嘆息。她辨認出他不斷低喃著一個名字,某個足以使他發狂的名字。
  「Annie...」
 
  他對著空無一人的樹林訴說著Annie的故事,時而憤憤不平,時而款款深情,可確知的是他越來越瘋狂。Elsa越聽越覺得不妙,她終於把心一橫,冒險浮出了水面。
  一名黑髮的男子正抓著一捆繩索,眼神癲狂,渴切地從樹林這端望到那端。
  「嘿,你!」Elsa出聲叫著。對方沒有理會。卻見Hans已經開始結繩圈,Elsa越看越慌。「喂!聽得到我嗎?住手啊!」
 
她深吸了一口氣,引吭而歌:
「What I've been through
Because of you
Life’s too short to waste another minute
Life’s too short to even have you in it
Life’s too short」
 
  這陣歌聲顯然終於攫住了Hans的注意力,他放下了繩索,四處探望,目光最後定在了湖面上,卻直越過Elsa。
  「你還好嗎?」Elsa問。
  Hans沒有回應,但是漸漸往湖邊移動。他的眼神並沒有定焦在Elsa身上。
 
  他根本看不見我。Elsa頓悟。這就是為什麼他對於她的叫喚充耳不聞,為什麼Eddy總是認為Jack在自言自語......
  仔細算來,Elsa根本沒有面對面見過Jack以外的人。他是怎麼樣......看到她的?
 
  Hans似乎有些疑惑地看著湖面上的冰層大洞,停駐了幾秒以後,Elsa驚駭地發現他要往湖裡跳進來。
  「不不不!」她出手想把這個尋短的男人推回岸上。然而就在他們相觸之時,Hans的身上以接觸點為中心,擴散出了一圈又一圈的白色冰霜。
  他凍死了。
 
  到頭來,她的手套根本沒有發揮用處。
 
x      x      x
 
  「為什麼我救不了他?」夜晚來臨時,Elsa對著月光默禱。
  女孩,只有生命能換取生命。也許是月中人示下,也許是她自己靈光乍現。
 
  她將自己藏在湖底深處,靜靜唱出一首又一首的輓歌。哀悼岸上那不幸的靈魂,同時哀悼著她的過去,Anna,父母,她的王國。
 
 
  儘管湖邊陳屍的消息鬧得沸沸揚揚,這並沒有阻止Jack如常地拜訪。他耐心聽她訴說完來龍去脈,最終半開玩笑地說:「也許是因為手套喔。」
  Jack褐色的雙眼中蘊著暖意。「我可是先見到你的手套,才見到你的人。」
  Elsa笑了笑。「不錯的......異想天開。」
 
  Elsa發現有種嶄新的力量在心中逐漸滋生,很讓她摸不透,但確實存在。那力量終於泯除她部分的恐懼,讓她不再一闔眼就見到那因己而死的亡魂。
  如果能再次見到Anna,她或許能露出笑容面對她。
 
x      x      x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