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69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Jack x Elsa] 冰封之心(八)【完結】

   兄妹倆踏著輕鬆的步伐走進了樹林。就在接近湖泊時,傳來了一陣悠遠的歌聲。
  兩人都不由自主停下了腳步,傾聽那宛如流泉奔瀉的樂音。並不是很大聲,但是句句分明。時而洶湧澎拜,時而平靜無波;有些流淌,有些滯緩。一番翻出了好幾疊,雖然那些音節在他們的語言中都沒有意義,聽起來依舊精采絕倫。
  歌聲終於止歇,宛如一縷輕霧,越低越細,消散無蹤。Jack一語不發,拉著Emily只往湖邊奔去,後者似乎還沈浸在歌聲中,恍恍惚惚。
  Elsa?他在心裡疑問著。她這次又在想著什麼呢?
 
  到了湖畔,Jack預想中的金髮身影並沒有出現。只見這片樹林同樣是一片冰天雪地,叢叢白樹環繞在凍結的湖邊。在雪景的環繞下,這座傳說受了詛咒的湖,倒也不再顯得那麼怪誕了。
 
  「Jack,這裏真的有詛咒嗎?」Emily似乎終於恢復過來,好奇的東張西望。
  「我想不算是。」Jack語帶保留。「別擔心,走吧!你是第一次溜冰,是吧?」
  「呃......」Emily露出驚疑的眼神盯著湖面,「這…...真的能走吧?」
  「哎,過來!相信我,沒什麼好怕的。」Jack率先躍上湖面,穩穩地站好,然後朝著Emily伸出手。「來。」
 
  Emily一踏上湖面,差點就因為重心不穩摔了個跤。Jack及時扶住她,然後慢慢、慢慢退開。Emily面露驚惶。
  「別怕,別怕,一切都很好。你看,就像這樣,很簡單的。」Jack動了動腳,冰層在他身下喀拉一響。「哈哈,沒事的。來,踏出腳。」
  「不、不,Jack,我好害怕。」Emily渾身顫慄。「我、我、我會試試......」
 
  她小心翼翼跨出了右腳。很好,一切順利。接著換左腳,她展開雙臂,稍微平衡了一下。Jack在前方鼓勵著她。
  她再踩了一步,下方的冰突然裂了個大洞,她倒頭便栽了進去。
 
  「不!不!救命!」Jack嚇得六神無主,衝到妹妹原本在的位子。但是那裡現在只剩下湖面上的一個大洞。「救命!」
  不該發生這種事情的。怎麼會這樣?這裏的冰一向堅實無比......
 
  Elsa立刻出現了,她仰頭看著Jack,湛藍色的眼珠裡盈滿恐懼。「Jack,我恐怕——」
  「她在哪裡?」Jack叫著。
  Elsa潛了下去,半分鐘後,便把妹妹小小的身體抱了出來。Jack急急接過,把她放在一旁的冰上,俯身下去聽她的心跳。
  「她還活著!」Jack又喜又怕,喜的是妹妹仍有生機,怕的是,他發現她渾身冷得像冰一樣。
 
  「對,她還活著,」Elsa短促地呼著氣,「但是她不是單純溺水或著太冷,她......她是被詛咒了。」
  「詛咒?」Jack喃喃重複著,「那你一定知道該怎麼解除,對吧?拜託你,Elsa!」
  「我知道,但我恐怕幫不上忙。唯有真愛之舉能融化冰封之心。」
 
  Jack焦急地握起Emily的手,感覺她身上的熱度一點一點地正在消散。不用Elsa多做說明,他知道時間不多了。他多希望這只是一場夢魘,但是一切又感覺如此真實。
  「噢,我當然愛你,Emily,可是我能做什麼呢?」Jack忍不住抽泣起來。天氣很冷,他的臉頰上掛了兩行冰柱。「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求求你,Elsa,我到底該怎麼辦?真愛之舉......或著我該找別人來幫忙?媽?爸?」
 
  Elsa也哭了,淚如泉湧。「我很遺憾第一次見到她就是這種局面。你有辦法救她,Jack,不過......」
  「不過什麼?告訴我!任何事都行,我一定要救她!」
  「我實在不願意......但如果換成倒在那邊的是Anna,我也會希望你告訴我。聽著,Jack,你很愛她嗎?」
  「當然。我願意做任何事。」
  「你愛她,愛到能夠為她犧牲、付出一切,包括你的......生命嗎?」
 
  他終於知道為什麼Elsa遲遲不願說了。這很艱難,但他必須抉擇。「我願意,如果必要的話。」
  「只有生命能夠換取生命。」
 
  Jack看到Emily的秀髮從末端開始轉白,接著是手指、腳掌、下臂......她已經有半隻腳踏進天堂了。而他一心想將她拉回人間。
  「想清楚,Jack。想想她醒來發現自己沒有哥哥會有多難過,想想她如果知道哥哥為自己而死,會有什麼感覺......生離死別不是件容易的事。」Elsa輕聲說。
 
  Jack聽見了,但他決心已定。他捧起Emily的小手,慎重的吻了一下,輕輕撫著她全無血色的臉頰,最後一次將她抱在懷裡。然後鎮靜說道:「我準備好了。」
  Elsa看著他稚氣未脫的臉龐,心若刀割。不過她仍然打起精神,勉強擠出微笑。「勿忘我,Jack。」
 
  她抓住他的雙手,將他拉曳進湖裡。冰冷的湖水從四面八方湧來,灌進了他的鼻、口、肺部。好冷、好冷。我就要死了,他想。與此同時,卻有個柔軟的東西貼上了他的唇。一團煙火在他腦中綻開。
  他們擁抱接吻,直到竭盡此生。他的身子終究沈到湖底,頭髮染上徹底的銀白。
 
  倒在湖面上的女孩,一點一點地恢復了呼吸,臉頰再度浮現紅潤。
 
  參天的樹林間,結冰的湖水平滑如鏡,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x      x      x
 
  Elsa在Jack身邊守了一整天,好讓魚兒不來侵擾他。她覺得自己或許要唱些什麼,然而喉嚨乾啞無比。到頭來,她除了盯著他再也不會醒來的臉龐,什麼事也做不了。
 
  直到夜幕低垂,皓月當中,神奇的事發生了。
  她看見Jack的身軀緩緩上浮,彷如受到了月光感召。他的表情始終安詳,沒有一絲痛楚。上頭的冰層應聲而開,他在湖面上抽了口氣,一躍而出。
  然後,從此再沒回來過。
  她在湖底能聽見他爽朗的笑聲。然而這更加使她不免猜疑,他什麼都忘了。
 
  月光祥和地替她照出了一條明路,她望著那遠不可及的水道,彷彿能聽見Man in the Moon在低語著:「你自由了。」
  她想要在湖畔留下訊息給Jack,這才發現自己的冰雪魔力已經完全消失了,一點也不剩。莫名複雜的情感湧上了心頭。自由,自由。她同時從兩層禁錮中解脫,湖,以及冰雪。但她也清楚知道,她今後要長久地陷入另一張難解的大網之中。
  她珍重向湖中的一石一草道別,而將思念留在心底。
 
  「Let it go, let it go...」
  她一面吟唱著自由之歌,一面游向那不可知的未來。
 
  精靈屬於天空,而人魚擁抱大海。殊途同歸,她選擇相信終將再會。
 
x      x      x
 
  從此那座湖再也沒有任何的異狀。有人傳說,是一個死去的男孩,用愛融化了冰雪。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